新闻中心
新闻资料

国际玉米产业大会秘书处

参会、招商等相关事宜,请联络国际玉米产业大会秘书处,我们竭力为您提供最全面的会务服务。

  1. 报名热线:0411-84808408/07
  2. 报名传真:0411-84808410/11/12
  3. 箱:cydh@dce.com.cn
  4. 通信地址:大连沙河口区会展路129号
    大连商品交易所产业拓展部
  5. 编:116023
  6. 址:www.dce.com.cn/ICIC

期货日报:玉米贸易及加工企业利用基差交易初尝“甜头”

来源: 发布日期:2018年09月13日

        记者 吕双梅

  新季玉米即将上市,玉米产量存在下滑预期,在下游需求增加的背景下,玉米价格上涨概率较大。玉米下游深加工企业面临成本上升风险,企业该如何应对?

  9月3—5日,期货日报记者跟随大商所调研团队,走访了山东、上海等地的玉米淀粉加工企业,深入了解企业当前的生产经营及利用期货、场外期权等金融衍生工具的情况。

  期市成为现货销售“加油站”

  2014年12月玉米淀粉期货在大商所上市,多家加工企业积极尝试利用期货工具进行风险管理,从最初的谨慎参与,到策略、模式不断丰富,参与期货成为企业日常生产经营的重要组成部分。

  诸城兴贸玉米开发有限公司是国家级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目前年消化玉米600万吨,生产玉米淀粉400余万吨,是亚洲最大的玉米淀粉、变性淀粉、肌醇生产基地。该公司经理马树章告诉期货日报记者,在玉米淀粉期货上市前,他们已经慢慢接触期货,在成为大商所玉米淀粉期货交割库之后,更是认识到期货对企业的价值所在。“期货对企业的销售有很大的促进作用,无形之中,给我们开辟了一个新的销售渠道。”

  据马树章介绍,公司下属的诸城工厂刚开始试水期货时,只做了8手,主要是想熟悉整个交易规则、交易流程,包括客户接货的程序。今年1月,公司下属的黑龙江龙凤工厂交割了21000吨玉米淀粉。“当时结合对玉米淀粉价格的走势研判,我们在期货市场卖出玉米淀粉1801合约,1月正是春节前后,是玉米淀粉销售淡季,我们选择交割,刚好规避了淡季。实际操作效果比较理想。”

  马树章说,把期货交易放到销售部,一是可以把期货市场作为销售的“加油站”;二是能够对整个产品,包括库存、生产、交割等统一协调。

  山东盛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盛泰生物)最初对期货的认知也是把期货市场当成卖货的市场。据该公司总经理助理兼交易总经理赵松介绍,盛泰生物从2015年就开始关注淀粉期货工具,之后积极成为玉米淀粉期货交割库。“刚开始,我们只是把期货价格和现货价格进行比较,哪个市场价格高就在哪个市场卖,只是单纯地把期货市场作为交割市场,这便是我们期货市场的最初认知。”

  目前国内玉米淀粉行业发展还比较缓慢,但是通过了解其他行业的发展,比如说豆粕市场的发展、商品加工企业的发展,玉米淀粉加工企业学到了如何利用期货市场进行利润管理和风险管理。据赵松介绍,盛泰生物通过人才引进,现在已经开始尝试利用期货或者期权工具进行加工利润管理。

  嘉吉投资(中国)有限公司(下称嘉吉中国)利用期货工具的经验丰富。据该公司玉米淀粉糖事业部交易经理汤逸兴介绍,公司参与期货套保比较积极,主要进行多策略交易。“对企业来说,最简单的做法是,在现货市场收购玉米——收购价固定,然后在期货市场进行玉米淀粉套保,直接锁定利润。嘉吉中国根据行情进行套保,套保比例一般不固定,当利润足够大的时候,套保比例可能为百分之百。”

  他举了两个嘉吉中国利用期货工具锁定企业利润的例子。例一:运用在玉米贸易方面。最近,由于东北产区干旱,玉米减产预期较强,玉米期货远期合约价格上涨。玉米1901合约期现价差为150元/吨,对比持仓成本,1个月资金加仓储成本大约20元/吨,4个月持仓成本为80元/吨。嘉吉中国会购买并持有玉米现货,然后在期货市场卖出1901合约,直到1月合约交割。这个利润非常稳定,不用承担现货价格上涨和下跌的风险。

  例二:利用玉米淀粉期货锁定销售利润。嘉吉中国将下游产品果糖卖给某大型知名饮料企业,果糖的原材料是淀粉,以前果糖价格按现货玉米淀粉价格加上加工费卖,现在有了淀粉期货后可以卖更远时间的货。比如,若卖明年1月货物,可以将玉米淀粉1901合约价格作为一个指标来参考,然后加上基差进行销售,从而锁定远期加工利润。

  企业积极推广基差交易

  以期货价格为基准的基差交易模式在国内很多品种上的应用已经非常成熟,对于玉米淀粉行业来说,部分企业已经意识到了行业未来的发展方向,正在积极尝试并推广基差交易。

  据期货日报社记者了解,嘉吉中国作为大型跨国农业及食品集团,对基差贸易这一国际市场普遍使用的贸易方式有着更深的理解和更强烈的使用需求。早在2015、2016年嘉吉中国就已开始尝试玉米及玉米淀粉基差交易。据汤逸兴介绍,今年二季度大商所对部分地区玉米淀粉期货升贴水标准进行了修改,让更多企业愿意尝试基差交易。

  他说,以前黑龙江、吉林地区的升贴水都是零,而黑龙江地区相对销区较远,实际运费会高于吉林,对于接货方来说,由于接货区域可能存在不确定性,参与期货交易、交割会让你有顾忌。如今玉米淀粉期货黑龙江地区升贴水调整为-70元/吨,不仅更利于企业参与期货市场套保,也进一步提升了企业深入参与基差交易的积极性。

  赵松告诉记者,玉米淀粉企业远期加工利润的锁定其实就是两个“基差交易”和一个“价差交易”。“价差交易”是盘面加工利润,指的是盘面玉米和玉米淀粉的价差;“两个基差”指的是玉米基差和玉米淀粉基差。“企业买玉米基差,同时买玉米和玉米淀粉期货盘面的价差,然后卖玉米淀粉基差,三个步骤锁定了玉米淀粉企业的远期利润,‘两个基差’和‘一个价差’是管理企业利润的关键点。”

  赵松详细解释道,上述三个步骤不一定同时完成。现在盛泰生物推广的是玉米淀粉基差交易。盛泰生物从2017年11月开始对一些老客户报基差,当时是一对一报。“今年7月,我们开始通过公司的公众号对外公开报玉米淀粉基差,目的不是追求多少成交量,也不是追求多少加工利润,而是要寻找有加工利润管理需求的下游工厂,这是我们最核心的目的。”赵松说:“下游玉米淀粉糖厂需要买我们的玉米淀粉原料加工糖,玉米淀粉糖厂可能有一些远期订单,假如现在市场普遍以即期交易为主,我们只卖他们一个月的货,未来他们要签一年或者半年的糖订单,那他们如何确定原料成本呢?公司的玉米淀粉远期报价就为他们提供了远期利润管理方式。我们希望找到有远期销售能力,同时愿意管理远期加工利润的企业,我们需要寻找到这样的合作伙伴。”

  赵松说,盛泰生物希望基差交易的下游企业可以管理好自己的利润。“我们把自己的利润管理好,下游企业把他们的利润管理好,这样市场才会更长久、更平稳地发展,这也是盛泰生物的经营理念。”

  汤逸兴告诉记者,目前一些大型跨国企业都在尝试玉米及玉米淀粉的基差交易,毕竟他们在豆粕、豆油等品种上有一些经验,更容易接受和开展基差交易。另外,一些贸易企业也在尝试玉米及玉米淀粉的基差贸易。

  基差交易是致胜“法宝”

  汤逸兴告诉期货日报记者,嘉吉中国去年二季度和三季度通过基差交易销售给下游饮料企业的果糖量约1万吨,接下来会继续做好四季度和明年的基差交易。

  过去一年,无论是玉米还是玉米淀粉价格始终处于一个持续上涨过程中,因此中下游企业比较担忧原料价格上涨。“比如我们卖果糖给下游饮料企业,每次签合同的时候价格都上涨,客户就问我们能不能报一个远月价格,这样他们可以锁定更长时间的利润,而我们不能凭空报远月的价格,就拿期货作为标的,参考风险溢价,用期货价格加上一个固定的基差,与他们签定基差合同。”汤逸兴说,这个基差合同签订的背景其实就是企业在价格不断上涨的市场里担忧远月价格上行,想签更长时间的合同,锁定更远期的成本和利润。

  他进一步解释道,上游企业卖出基差后,理论上可在期货市场做空,直接锁定远期利润。实际操作中可以结合市场形势,确定期货市场的交易头寸。

  负责玉米贸易板块的嘉吉中国粮油玉米交易经理郑少鑫也给记着分享了一个他们开展的基差贸易案例。去年10月底,嘉吉中国与下游饲料厂签订了一个玉米基差合同,提货时间为12月、1月、2月三个月,约定交易价格是玉米期货1801合约价格加上160元/吨。“这个基差的定价逻辑很简单,就是基于北方港口的玉米价格,加上运费,以及两边港口的港杂费。当时160元/吨的基差加上期货价格与现货价格基本一样。”郑少鑫说:“现在是基差的推广阶段,我们希望更多的饲料厂来尝试基差交易,所以虽然我们看涨未来基差,但还是以更优惠的价格报价,这对我们来说也没有太多损失,因为之前我们已经在北方市场买了现货,空了期货,锁定了利润。”

  据郑少鑫介绍,下游饲料厂通过基差合同锁定了现货成本。在合同执行过程中,下游饲料企业在去年12月、1月、2月每个月各用1000吨的量,每个月提货的时候点价,嘉吉中国在期货市场执行了1801和1805合约的换月。由于后期基差上涨,企业分三次点价,最终实际交易价格均较当时的现货价格低。“基差合同签订后,北方港口单边价格大概涨了300元/吨,基差大概涨了200元/吨,下游饲料企业分三次点价之后比当天现货市场价平均低60元/吨。对饲料厂来说,一方面锁定了远期货物的供应,另一方面也降低了成本。”

  “嘉吉中国对风险整体把控比较严,我们不需要赚很多的利润,只希望通过基差贸易赚取稳定的利润,希望跟饲料厂做远期的销售,锁定市场份额。”在郑少鑫看来,基差贸易模式是未来行业的发展趋势。玉米价格波动越来越大,越来越剧烈,期现联动加强,未来企业如果不利用期货等工具去规避价格波动风险,很可能会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淘汰。在市场洗牌过程中,产业企业会逐渐接受基差贸易这一模式。

  赵松也表示,影响商品绝对价格的因素非常多,但是影响基差交易的因素并不多,主要是供求关系和物流成本,而这恰恰是行业内的企业比较容易了解到的信息,且又是擅长获得的信息。“未来企业比拼的将是谁的市场交易能力强,谁的风险管理能力强,企业要培养自己的交易团队、加工利润管理团队,包括研发人员、交易人员等。”

  场外期权是一剂“安心丸”

  除了利用期货工具外,盛泰生物还在积极寻求其他能够锁定企业加工利润的工具。据期货日报记者了解,盛泰生物在去年下半年参与了玉米淀粉加工利润场外期权试点项目。

  数据显示,2016年7、8月,玉米现货市场陈玉米拍卖溢价成交,南方进口玉米、高粱、大麦等替代产品到货增加,饲料及深加工玉米原料供应主要依赖拍卖陈玉米,玉米原料价格居高不下。消费市场,7月初玉米淀粉销售提价后企业实际签单情况欠佳,下游采购需求恢复缓慢,玉米淀粉行业库存降速趋缓,玉米淀粉销售价格持续承压。9月以后,受环保政策影响,山东、河北玉米淀粉加工企业停机、限产增加,玉米淀粉下游的造纸、医药等行业采购订单减少,玉米淀粉加工行业开工率快速下降,玉米淀粉加工利润持续萎缩。2017年8—9月,玉米、玉米淀粉1月合约价差在250—300元/吨低位区间波动。

  为了锁定加工利润,盛泰生物买了从9月底到12月底为期3个月以玉米淀粉加工利润为标的的看跌期权。“在加工利润下跌时,期权可以有效地弥补企业在现货端的亏损。当加工利润上涨时,企业依然可以享受上涨时的盈利。”赵松说,后期,由于玉米淀粉需求增加,玉米供应充分,涨幅相对玉米淀粉较少,玉米加工利润迅速拉升,并始终处于高位。“虽然期权到期时,期权价值为零,并没有获得赔付,但由于加工利润扩大,企业在现货端获得了较大的收益。场外期权是一剂‘安心丸’,保证企业的加工利润。”

打印 】【 关闭 】【 内容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