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商品交易所

期货日报:扬帆“企”航 未来可“期”——基差交易在大商所各板块贸易中渐成主流

来源:发布时间:2021年09月15日

  记者 韩乐

  9月10日,大商所举办的“2021年大商所企业风险管理计划上半年项目展示交流会系列活动”圆满结束。在活动最后一日,围绕大商所农产品、钢铁原燃料、化工等板块“基差贸易”项目案例的开展模式、成果及经验,与会嘉宾进行了分享。

  在他们看来,如今产业企业运用期现结合创新模式的能力越来越强,尤其是以期货价格为基准的基差贸易模式在各产业的现货贸易中渐成气候,该模式依据期货市场价格定价,更具公允性,且贸易双方可利用期货衍生工具对冲价格风险,降低了其在定价上的对抗性,能有效促成交易,增强合作黏性,助力产业更好地实现风险管理。

  基差交易促使贸易商踏上转型之路

  目前,随着市场环境变化,运营风险增大,企业生存艰难,不少企业纷纷踏上由传统贸易商向贸易综合服务商转型的新型经营之路。作为我国期货市场的最早参与者之一,大连良运集团粮油购销有限公司(下称良运集团)率先开启将期货与现货相结合的发展之路。

  “通过对期货及相关衍生品的熟练运用,我们在期货端已经为现货贸易插上了翅膀。”良运集团期货部经理孙甜甜表示,近年来,通过持续探索和学习实践,较为完善的基差贸易模式已逐渐成形,公司对价格风险的主动管理能力增强,服务贸易伙伴的能力也有明显提高,距离转型为粮食贸易综合服务商的目标更近一步。

  据期货日报记者了解,良运集团拥有完整的风险管理团队,在粮食购销以及生产经营过程中,时刻将收粮情况、销售进度以及库存动态等现货情况与期货工具相结合,在基差风险的对冲上,主要是通过期货套保或者与客户签订基差合同来实现。

  “企业追求长期稳定的盈利模式,在玉米价格高企的情况下,并不看重一口价订单的眼前利益,而是布局长远,寻求新的定价模式和合作方式,提升企业在价格波动中的风险承受能力,并吸引更多长期合作的下游客户。”与会嘉宾表示。

  此次孙甜甜介绍的“大商所企业风险管理计划”(下称“大商所企风计划”)基差交易项目中,基差买方是良运集团长期合作的玉米深加工企业,该企业定期大量采购玉米作为生产添加剂的原料,尽管该客户此前并没有参与过衍生品交易,但有意借助“大商所企风计划”尝试基差贸易模式,希望捕捉盘面低位点价机会,以降低采购成本。

  2020年第四季度玉米新粮上市之后,贸易商持续惜售和囤货的行为造成供需缺口不断扩大,推动玉米价格接连上涨。2021年年初,尽管东北农户售粮速度有所加快,但是玉米价格仍然高居不下,同时期货价格也呈现上涨行情。可以注意到,由于多地现货销售不佳,基差由负转正,现货逐步走强,良运集团认为现货正在积攒压力,后市波动的可能性加大。

  为扩展客户渠道,良运集团向下游客户报基差,建议其开展基差贸易,并通过择机在盘面点价的方式降低采购成本。此次项目中,对比点价当天的现货一口价,买方节约采购成本63元/吨左右,四笔基差贸易合计覆盖28404吨玉米,总成本节省约178万元。对于卖方良运集团而言,买方企业点价后,良运集团在期货市场完成对应数量的多单套保操作;在现货头寸实现补位之后,平仓期货多单。综合来看,四笔交易,良运集团在期货端盈利227万元,而现货端损失178万元,期现结合盈利49万元,最终比传统销售方式每吨增加17.3元的收益。双方相关业务负责人均认为,买卖双方选择玉米基差贸易模式明显优于传统的贸易模式。

  “通过‘大商所企风计划’基差交易项目,基差买方获得盘面择机点价的权利,并提前锁定了优质货源。基差卖方通过签订基差合同,可以提前对远期现货贸易进行价格风险管理,并利用期货市场进行对冲管理风险以增厚收益。而良运集团利用期货衍生工具增厚收益,提升自身市场化运营和管理风险能力,为今后扩大市场份额奠定了一定基础。”孙甜甜如是说。该项目的成功运行为业内进一步推广基差贸易起到很好的示范作用,良运集团将继续向上下游企业推广基差定价的购销模式,并同步利用衍生品进行风险管理,推动玉米产业主流贸易模式和风险管理模式的转型升级。

  事实上,近几年期现结合、基差交易、含权贸易等创新模式层出不穷,再加上互联网电商和供应链金融的助力,新的商业模式变革,彻底颠覆了传统贸易模式。

  “近年来,化工行业的贸易模式逐步从现货销售、远期预售向产融结合基差交易模式转变。”浙江明日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明日控股)聚丙烯研究员梁媚表示,这也是明日控股作为化工贸易商积极推进基差交易的重要原因。“在这样的转变过程中,市场定价模式也将同步转变,从最初的石化厂出厂价定价,到现在越来越多的企业通过期货盘面加升贴水的方式来定价。”梁媚告诉记者,现货销售引进期货之后充分发挥了期货的避险功能,基差贸易得以不断发展。

  对于铁矿石市场而言,从初期“背对背”贸易模式慢慢发展到以现货指数为基准的一口价贸易模式,再到今天开始探索以期货价格为基准的基差贸易模式,经过多年发展,市场在慢慢走向成熟。当前,以“大商所铁矿石期货价格+基差”的形式确定现货贸易结算价,弥补了传统现货定价存在的缺陷,完善了铁矿石贸易定价体系。钢铁企业、铁矿石贸易商等也逐渐适应市场发展,纷纷学习使用衍生工具,从而为我国黑色产业发展保驾护航。

  模式灵活满足企业个性化风险管理需求

  作为国内领先的产业链服务商,明日控股目前发挥的核心作用是塑化产业服务商为上游提供深度分销,同时进行物流、信息流和资金流的整合,对下游工厂提供深层次服务。

  “对于明日控股来说,我们想通过基差贸易促使交易模式转型升级,避免博弈单边行情,既扩展了经营规模,又能实现较为稳定的收益,同时和上游石化厂实现了双赢,增强了合作的黏性。”梁媚表示。

  “富德能源作为生产型企业,核心诉求是产销平衡,在此基础上,通过基差贸易锁定成本和利润,以加强成本的预期管理。尤其是在今年上半年MTO行业利润率普遍下滑的大背景下,希望通过基差贸易远期点价,合理安排生产计划,掌握大连盘面点价的选择权,并能获取基差变化方面的收益。”梁媚告诉期货日报记者,基于此,明日控股希望通过借助本次大商所企风计划基差贸易项目,达到培育市场、开发市场和服务市场的效果,真正实现产融结合。

  据梁媚介绍,此次项目品种是聚丙烯,签约基差是150元/吨,合作规模7031吨,点价期是2021年2月1日至4月3日,交货产品是富德能源T30S聚丙烯塑料。在项目实施过程中,富德能源以固定的基差卖给明日控股,在此期间选择大连盘面最优的价位进行点价,完成基差交易。

  “对富德能源来说,签订150元/吨的基差,获得了相对高位的价位,并掌握点价主动权,可以选择聚丙烯期货价格较高的时点进行点价。对明日控股来说,采购价格上涨的风险在期货市场对冲,风险可控;运用期货工具在点价时做空单保护,出货时平仓了结。”梁媚如是说。

  从项目效果来看,2月1日,富德能源与明日控股签订基差贸易合同,点价期为60天,富德能源在2月18日至3月31日期间分13次点价,对比点价日实际现货价格,富德能源实现了约57万元的盈利。对于明日控股而言,因聚丙烯出现上涨行情,现货端亏损约118万元,与此对应的期货端盈利约134万元,期现结合共计盈利约16万元。

  此项目中,明日控股所要发挥的作用就是基于多年来深耕塑化产业链的经验,为上下游服务,在管理好价格风险的同时,通过对基差走势的研判,借助衍生品操作赚取自身收益。在与会嘉宾看来,“先锁基差后点价”的博弈焦点从绝对价格转为基差和价差。通过与明日控股等相关机构加强研投合作,对品种价差的管理更加精确,可通过基差贸易锁定远期的贸易利润。

  同样,在乙二醇市场中,贸易模式的创新也给产业企业带了更多双赢机会。记者了解到,对于聚酯产业链的企业而言,乙二醇价格波动剧烈,中游贸易商希望赚取稳定的贸易利润;下游聚酯企业希望降低原材料成本,市场呼吁对上下游更有利的贸易模式出现。

  “基差贸易将绝对价格波动风险转变为相对价格的基差风险,有利于降低生产运营过程中的不确定性,创新业务模式。”物产中大化工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物产化工)聚酯业务部负责人朱碧星表示,基差贸易提供自主点价的权利,企业可以更好地进行成本管理,优化收益结构。近年来,“基差+场外期权”模式的出现为企业提供了更精细化的风险管理方案。

  据朱碧星介绍,物产化工已形成较为成熟的基差贸易业务模式,下游化纤公司也同物产化工形成了较为稳定的合作关系。在本次乙二醇基差贸易中,物产化工从上游市场以一口价买入乙二醇现货,买入现货的同时在期货盘面建立空单,相当于构建了一个买入基差。物产化工与某化纤公司签订基差贸易合同卖出基差,在某化纤公司点价并确定最终结算价后,物产化工将盘面空单平仓,锁定基差利润。通过此次基差贸易,物产化工降低自身经营风险,有利于企业稳健发展;下游工厂通过盘面逢低点价,节省了近45万元的原材料采购成本,增强了下游企业贸易黏性。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次交流中,物产化工还就套保操作中如何考虑增值税的影响进行了分析,通过考虑锁税的操作,套保效果更加精准,多重优势实现产业链互进互赢。朱碧星举例说,2020年11月30日,物产化工以3800元/吨的价格在现货市场买入2000吨乙二醇现货,同时以3900元/吨的价格在期货市场卖出乙二醇2101合约200手,以此对冲现货库存价格下跌的风险。一个月后,现货价格以4200元/吨完成销售,同时期货合约以4300元/吨全部平仓。在不锁税的情况下,因现货端需要缴纳13%的增值税,期货端盈利则无需缴纳增值税,期现结合的收益为亏损9.2万元;若进行锁税操作,则对应的期货操作规模为1770吨,平仓操作的时候,考虑增值税的期现结合收益为0元。当然,这里假设没有基差的变动,在考虑增值税情况下,套保效果比较好。

  “在锁税的情况中,需要注意的是,如果做了正套保,即买入现货并卖出期货,当出现单边上涨行情后,从增值税的角度来讲,双边风险可以锁住,但现货端买入的时候进项税是少的,卖出的时候税金是多的,会产生增值税附加税上的损失。”朱碧星分析说。

  企业用好基差贸易模式可实现产融结合

  近年来,受境外矿难、全球疫情等因素的影响,外矿供应的不确定性增加,加剧了铁矿石现货价格波动。由于基差贸易模式可以更灵活地采购铁矿石,不少企业将基差贸易纳入了企业的风险管理模式中。

  自2016年大商所启动基差交易项目以来,鑫澳矿业有限公司(下称鑫澳矿业)便与永锋钢铁集团就基差点价贸易进行过多次交流,双方从小规模的试水发展到如今的基差贸易常态化。2021年,铁矿石价格大幅上涨,永锋钢铁作为铁矿石采购方,需求是希望未来一个月保证自身铁矿石原料采购需求的同时,拥有更灵活的价格选择和提货时间,来避免铁矿石价格大幅上涨带来的不利影响。

  根据客户的需求制定方案,鑫澳矿业决定用基差贸易的模式来满足客户所需,并控制好风险与利润的双平衡。据该公司期现经理王志新介绍,双方于2021年4月21日签订基差贸易合同,确定了永锋钢铁作为现货买方及点价方,鑫澳矿业为现货卖方。4月21日至5月30日,永锋钢铁共完成四次点价,点价总量为10000吨,均为PB粉。点价时对应盘面价格自1131元/吨到1155元/吨不等,PB粉最终采购价格自1271元/湿吨到1295元/湿吨不等,平均下来,永锋钢铁的PB粉采购价格为1286.2元/吨。

  对比一口价采购模式来看,最终永锋钢铁此次铁矿石采购价格低于点价日当日青岛港铁矿石价格173.8元/吨,降低了采购成本,并完成了在铁矿石高价时期的备货需求。鑫澳矿业则根据基差判断择机进行期现联动操作,利用期货盘面的对冲,有效平抑了铁矿石市场价格剧烈波动风险,完成客户需求的同时,对市场价格大幅波动进行了有效对冲,并获得其间基差波动的收益。

  王志新告诉期货日报记者:“在本项目中,买卖双方利用了基差贸易的模式优点,获得了切实的利益,并降低了自身企业的经营风险,为后续加大加深铁矿石基差贸易合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相比较而言,另一家钢铁产业链的龙头企业——太原钢铁集团国际经济贸易有限公司(下称太钢国贸)同样利用基差贸易模式、利用期货定价,更好地完成了铁矿石销售任务。太钢国贸期货业务部期货交易员王育文表示,在铁矿石外销过程中遇到的问题,迫使太钢国贸思考自有矿销售定价模式的弊端,优化与矿业公司定价机制的同时,提出了与下游工厂试行基差定价的思路。

  通过“基差+点价”的新模式,能够打破一口价传统定价模式,既满足客户低价采购的需求,又实现矿山均衡稳定出库和预期收益的目标。2021年1—8月,太钢国贸共计外销铁矿石225.26万吨,其中用基差点价模式销售了120.85万吨,占比高达53.65%,较2020年该公司用基差点价销售的1.9万吨铁矿石来说,基差贸易规模实现大幅提升。

  记者了解到,之所以能够获得较好的成效,套期保值风险管理系统是太钢国贸整体参与基差交易最大的保障。经过多年套期保值系统建设,太钢国贸基本形成以“聚焦敞口、现货驱动、期现匹配、精准核算、监控预警”为主体的成熟套期保值风险管理模式,基本实现所有套保信息相应共享,包括现货、期货、财务、风控,也实现了基层的操作和管理层信息及时互通,随时都能出具报表,实现风险全面管控。“这是我们整体参与铁矿石基差交易的基础。”王育文说。

  与会嘉宾普遍表示,目前不少企业对基差交易产生了较大兴趣,愿意大胆尝试,但由于缺乏相关专业知识、专业人才,在实践过程中还存在大幅提高的空间。通过参加“大商所企风计划”,可以更好地让买卖双方了解基差贸易的优越性和重要性,积极参与到基差贸易中,也给衍生品市场带来新的流动性和活力,借力期现结合,为行业进步、企业进步保驾护航。

  大商所相关业务负责人表示,为提高市场主体参与项目的便利性,今年大商所进一步整合简化项目资料,取消项目计划书和中小企业证明材料,统一支持标准和费用上限,并将现场评审改为客观赋分。未来,大商所将继续以“大商所企风计划”推广为切入点,继续加大项目支持和推广力度,促进更多企业参与衍生品市场,结合自身需要,利用灵活多样的衍生工具管理风险,推动期货市场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避险、服务大宗商品保供稳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