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商品交易所

期货日报:“DCE·产业行之走进产融培育基地”系列报道之十三——南钢股份 利用期货实现企业风险精细化管理

来源:发布时间:2022年01月20日

  记者 谭亚敏

  在短短数十年间我国就一跃成为世界最大的钢铁生产国,并在这一过程中推动钢铁相关品种成为比肩原油、有色和农产品的大宗商品。但钢铁行业的风险管理起步较晚,直至2009年国内才上市了钢铁产业的第一个相关期货品种螺纹钢期货。十多年来,经过各界共同努力,钢铁产业利用金融衍生品来进行风险管理的模式快速发展,相关期货品种接连不断上市,为钢铁第一大国的生产经营保驾护航。

  南京钢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南钢股份)从善于运用期货逐渐发展至运用期权等衍生工具,不仅实现了企业自身风险的精细化管理,成为行业中的佼佼者,也通过分享自身经验,带动更多钢铁企业参与期货市场。

  利用衍生工具 打破传统现货经营模式掣肘

  提及南钢股份,不少钢铁行业的人士并不陌生。南钢股份成立于1999年3月,2000年9月在上交所上市。公司坐落于长三角地区,钢材年产量突破千万吨,2020年铁、钢、材产量首次全部突破1000万吨,实现营业收入531.23亿元。

  期货日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虽然南钢的总体规模在国有大钢厂林立的背景下不算非常突出,但多年来在利润率上一直名列前茅,这离不开公司在战略层面的不断创新,其中也包括了对衍生工具的灵活运用。南钢股份在运用衍生工具方面一直是钢铁企业的典范,不断在探索如何更好地进行期现结合。在螺纹钢期货上市时,南钢股份在同行业中就率先成立了期货投资决策小组、组建操作团队,培养信息收集、分析、操作、跟踪管理等基础能力,尝试套保、套利操作;2013年至2015年,重心转向针对锁价长单和库存管理的套期保值业务,重视基差波动,灵活运用套保模式,规范期货套保;2015年至2017年,根据期现结合程度,分基础套保、战略套保、虚拟钢厂三个层次进行期货套保操作,放大套保规模;2018年,将套保衍生服务深入到公司部门、子公司以及客户,尝试场外期权、探索铁矿石基差点价。如今,南钢股份对锁价长单进行了相当大体量的套期保值,已逐步形成层次化、流程化且可持续的风险管理体系,为公司稳定经营利润、规避市场风险等做出了贡献。2020年,南钢股份通过套期保值降本增效约1.2亿元。

  而对于南钢股份来说,除了平滑利润、规避风险外,金融衍生工具还为企业生产经营带来了其他益处。“在降低财务成本方面,衍生工具的杠杆属性减少了对资金的占用,虚拟库存较实物库存节省物流、仓储等运营成本;在革新购销模式方面,为原燃料采购和钢材销售提供更多的解决方案,销售上,针对锁价钢材长期订单进行销售,能够让销售部门敢于接一口价定价、且交货时间长达1—2年,能有效提升客户黏性。采购上,建立虚拟库存、买入交割,丰富了采购模式。此外,期货工具还能够帮助企业构建战略优势,增强钢企在产业链中的主动性,打破传统现货经营模式的限制。”南钢股份董事会秘书唐睿说。

  唐睿告诉记者,2019年一季度,突发巴西矿难和澳洲飓风,在海外矿山增产进入尾期、中国粗钢产量连续上升的背景下,铁矿石普氏价格从72美元/吨一路升至126美元/吨,价格波动区间巨大,钢厂采购节奏难以把握,极大侵蚀了钢厂盈利。

  在此背景下,南钢股份在2019年2月接某船厂18000吨固定价船板订单,需要在2019年6月到10月分批交付。经过前期套保,截至7月底,该订单的套保铁矿石和焦炭期货实现平仓加浮动盈利约440万元,按原定方案,套保头寸应持有至现货排产才对应平仓。套保执行部门认为期现价格短期不利变化会影响套期保值效果,便申请参与“大商所企业风险管理计划”的场外期权试点,若后期商品价格继续上涨,买入看涨期权来对冲现货采购成本上升风险,若价格短期大幅下跌,现货端采购成本降低,买入看涨期权只需要付出一定的权利金成本,且该成本已被前期对冲盈利所覆盖。南钢股份以33.32元/吨的权利金买入3万吨I2001合约平值看涨期权替代原有的期货套保头寸,持有期为1个月。“我们论证和尝试了传统套保模式中在条件满足情况下提前平仓或用期权替代期货进行套保的可行性,从期现对冲结果来看,现货生产成本上升约219万元,期货加期权成本获益约260万元,订单毛利在原有基础上增加22.8元/吨,成功规避了成本大幅上升的风险。”唐睿说。

  发挥传帮带作用 推广自身运用衍生品实践经验

  记者获悉,作为“大商所产融培育基地”和大商所首批场外会员,南钢股份一直积极参与大商所组织的活动,努力推广自身运用金融衍生品的实践经验,带动产业链上下游企业摸索出符合自身的期现风险管理模式,共同参与市场,提高产业参与度,让衍生品市场更好地发挥定价和避险作用。

  “对于钢铁企业而言,上下游产品价格一般保持很强的联动性,因此即使价格波动剧烈,除了会产生调价时滞的影响外,企业自身利润的变化更多来源于上下游产品价格的相对强弱关系,而非绝对价格的波动。通过利用衍生工具,产业链上下游不是零和博弈关系,而是可以实现合作共赢。针对上下游企业,我们希望在采、销上提供多种定价、报价形式,让不同企业根据自己的实际经营情况灵活选择,而提供多种灵活报价形式也要求我们自身利用衍生工具对不同报价进行风险管控。整体上来看,南钢依靠自己较为丰富的衍生品操作经验,让上下游客户间接运用了衍生工具来管控经营风险。”唐睿说。

  “以近几年波动较大的黑色商品为例,有企业在接受部分锁价订单后,因为价格大幅上涨而出现违约,或撕毁合同,或延期交货,对下游客户的生产经营造成影响。而且如果未来行情向下逆转时,下游客户也会因为这不稳定的购销关系而对钢铁企业违约,长此以往合作关系很难稳定。而如果对锁价订单用期货工具锁定相关原材料的未来成本,则订单具备稳定利润,钢铁企业在绝对价格大幅上涨的情况下也仍然愿意正常交货,能够稳定和下游客户的关系。”唐睿告诉期货日报记者。

  “产融发展正在驶入快速道,一方面,钢铁企业有产融需求,上下游企业参与度参差不齐,贸易环节参与度高,钢厂、终端参与度不高,但2020年后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加剧后,参与积极性大幅提高。且由于产业链集中度不同、供应链不稳定等原因,上下游间传统购销模式矛盾尖锐,急需新的解决方案;另一方面,产融发展也有场景,衍生工具已经对现货定价产生深远影响,场外市场建设正当时,聚焦个性化风险管理、现货流通、定价透明度,钢铁行业产业集中度提升,龙头钢铁集团肩负建立以产业为中心的新型产融圈的责任。”唐睿表示,未来,南钢股份将继续积极把握作为产融培育基地的优势,以产业为中心,创建产融命运共同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