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商品交易所

        

专题论坛一

来源:发布时间:2015年06月11日

2015中国塑料产业大会
专题论坛一:2015中国塑料市场价格走势及发展展望

  主持人:大会专题论坛一现在开始,有请中国氯碱工业协会秘书长 张培超先生!
  北京四联创业化工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廖承涛先生!
  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湖北荆州煤电化工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张志宏先生!
  中石化化工销售华东分公司合成树脂部价格信息主管 陆根弟先生!
  安讯思化工部聚烯烃信息主管 俞婷女士!

   
  张培超:
  第一个,行业总体来讲,进入了一个新常态,且在一个转型升级期。产业规模已经达到相当规模,今年是2789万吨,进入到非常理性的发展阶段。从开工率也反映出,去年是78%,今年是非常高的水平。
  第二个特点就是行业连续三年全产业链亏损。去年包括今年的1到4月份,有接近60%亏损。而且今年1到4月份亏损的额度比去年同期要增大,而且行业二三十家上市公司,统计了16家,基本上利润率、利润,去年一季度赚了6个亿,今年赚的钱少了。但是这里面两个分化特别重,一个是差异化特别明显,特别是中东部的电子化企业,整体亏损非常严重,但是西部一体化来看,还是有一定的逆转,我觉得效益还不错。
  第三,行业的创新驱动,真正成为推动行业进步和企业未来发展的一个关键的点。包括有产品的创新,这里面包括大家上一些高附加值、精细化、高端化的产品,我们各个企业也都在研究,都在做。
  PVC最近几年需求增长不大,但是从去年,从原油价格腰斩以来,对PVC价格造成很大的波动,在两个月下降到2000多,当然现在又冲上来了,目前处在非常焦灼的状态,在五千七八。从后市来看,我们的房地产比较低,上游也比较大,所以几大通用原料里面,PVC是最难过的。所以PVC在后续,在下半年也会是一个不太好的状态下。初步判断应该是5500到6000的弹性区间。
      
    主持人:感谢张副秘书长对PVC的介绍。廖总,我们知道你长期从事塑料市场的销售、管理,我也想问你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在这个产业链中,流通服务商的价值到底是什么?以及您对未来一段PP、PE供需的看法。第二个问题,从2007年以来,PP、PE、PVC期货先后上市,你对这个作用有什么看法?
   
  廖承涛:
  我们所有的上游,如果剔掉各种因素,上游的直销频率,也大概在30%左右,应该说70%是通过这一万多家的流动商来实行下游的传递。从下游来讲,从统计局数据来看,可能有三万多家,应该说这个行业是什么呢?上游比较集中,中游比较分散,下游更加分散,这是从流通服务商来看。
  大家这一点感受并不深,我只能用四联的来看,我们预计今年的销量是100万吨,大概市场份额只占2.5%,但是我们是什么结构?四联直销是70%多,我们去年是销售给八千多家下游的客户,平均每个客户的成交量只有120多吨左右,也就是每个客户月平均10吨左右,我们前十大的客户,占四联5.6%,也就是说我们这些流通商是极度分散的,实现了价值传递的过程的价值。
  实际上主持人问流通服务商的价值,可能上面的数据,可能更多展示价值传递的功能也好或者价格也好,但是如果说放眼未来来看,在石化产品为载体的过程中,在新时代过程中,又出现了新的两个方向,一个方向是互联网,另外一个是金融期货,未来我们这些流通服务商,如果只做简单的价值传递的过程,可能被互联网化,也就是说电商化和金融属性化慢慢替代,慢慢把这些信息不透明,效率低效化的替代,我觉得我们未来要做价值服务,因为今天很多是我们的服务商,对于我来说,如果单一的,简单的买卖,简单的价格传递,我们未来话语权一定会弱化,我们一定要去做价值服务。未来这种供需的情况来看,高老师说了未来的景气周期,我觉得对我们行业总体来讲还是好的趋势。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也快速回答主持人提出的第二个问题,关于对期货的认识。
    确实,期货转眼十年,对我们这些产业客户来讲,抵抗也好、排斥也好,最后到应用也好,确实像马云讲的,看不见、看不懂、看不起,到最后来不及,应该说对于我们产业客户来讲,真的是面临一个如何去运用。那么如何去运用,最后期货还要回归它两个功能。价格发现对整个趋势,无外乎一个是宏观层面,一个是微观层面,一个是技术层面。可能宏观层面和微观层面比较容易理解,技术层面怎么理解,就是企业和资本,但是我们产业客户最难把握就是技术,就是资本和程序,我们可以看宏观,也可以更清晰地认知微观,但是资本和程序是我们的弱端。它改变不了我们价格的趋势,但是它可以把这个启动点提早和推迟,但是永远改变不了趋势。这十年感受很深,之前是深水,对我们很舒服,现在是贴水,对我们往往是最大的挑战,我们最大的失败,也失败在这个过程中,所以在这里也建议大家,可能在未来的期货应用中,作为产业客户来讲,我更多期望跟更多专业公司合作,在这方面进行期货的运用,我们在未来怎么做好套利保值,可能更多是需要跟专业公司进行合作,可能是我们更好的选择。
    无论如何,期货工具的产生,对我们整个期货市场和资本,未来怎么有效地解决这种灵活的得益,让生态链更健康,这也是我们大家的期许。
   
    主持人:谢谢,这是一个流动服务商对期货发自内心的感受。张总,我们知道你一直战斗在煤化工的一线,我想问一下,你见证了煤化工快速发展的历程,那么在原油价格波动剧烈的情况下,煤化工竞争力到底如何。另外就是未来煤化工发展面临多么大的环保压力及它的前景。
   
  王智宏:
  我先来答第一个问题,煤化工在油价波动下竞争力的问题。煤化工涉及到很多产品,每个产品经济性都不一样,从跟我们大部分人相关的就是烯烃,以及烯烃下游,做什么聚乙烯、聚丙烯,包括PVC,这些价格都不一样。那么从整个产品里面,效益最好就是烯烃,基本上三吨甲醇做出一吨烯烃,目前三吨甲醇市场售价,可能西北一千五,华东两千看,从直接原料成本来看是五六千块。
  按照目前的烯烃市场售价来说,它还是有一定的竞争力。那么其他的煤化工产品呢,甲醛,目前应该是利润很微薄,从煤制油、煤制气,这些竞争力可能更差一些。那么从煤制烯烃的成本来说,还涉及到一个问题就是在油价剧烈波动下,煤价也是波动的,往往有人问,到底煤和油的平衡点在哪,油到什么价格,煤化工不赚钱。
  我说这个问题是个动态问题,因为油在降价,煤也在降价,煤从2013年高点到现在也到低点,我们采购价格也只有高点的一半,但是它是重投资,它的成本构成,所以它没有油化工那么明显,所以即使煤炭价格下降一半,我们跟油化工还是下降。在西北这些企业,在60美金的石油价格下,还是比较相当的。
  下一步是在沿海地区上,如果也是用煤制烯烃,它基本上就没有什么竞争力,可能甚至亏损的。如果在沿海采用进口甲醇制烯烃,从目前甲醇价格看,它的成本还是比煤制烯烃要高一些,比原油制烯烃也要高一些。所以目前市场有很多不确定性的情况下,大家对煤化工投资都很谨,已经投资的项目,只能深挖潜力来降低成本。对于准备建设,在处于前期和计划的,基本上都延期或者比较慎重地进行投资。
    第二个问题就是环保。从目前情况看,环保对煤化工的建设来说,新的环保法对煤化工是不好的消息,我觉得整个煤化工项目还是要在新形势下审慎地评估项目的积极性。
   
    主持人:陆总,你一直从事的传统的塑料制品市场,我想问一下,煤化工对这个有多大的影响?第二个,我们就想问问,煤化工现在有一些线上的销售模式,它跟我们传统不一样,它这种线上的销售模式,会对我们传统的塑料市场会有大的影响吗?谢谢。
   
    陆根弟:第一个问题,已经很清楚,煤化工对传统的影响到底有多大,这一个真正成为我们传统塑料市场的强劲对手还很早,因为它现在占比很少,其实它的影响就是目前深刻影响市场行情当中,也影响着我们所有的石脑油路线的这种企业的投资行为。前面我已经说得比较明显,我们不敢投了,原来要投的都已经下来了。本来“十二五”都批了,我们犹豫来犹豫去,从目前了解的情况不会上。刚刚立下的中科项目,我记忆中谈了十年,然后由于从审批,等批完以后油价上来了,油价上来了就一直不敢投,包括到科威特地方去谈,也有非常大的争议,最新的,科威特退出了,我估计这个也已经基本结束的。基本项目也基本不会考虑,至少几年之内不会考虑。
    另外一个就是对市场价格的影响,当然最悲观的因素是供需过多,然后就是这个价格杀下去,其实我觉得可以做得更好,但因为煤化工销售渠道不像我们那么强大,所以呢在跌的时候基本上是落后,所以就拼价格,当然我们还是希望稳定一下市场,用我们领导的话就是比价或者是能够平稳。但是煤化工,如果价差达到五百以上,这是不可能的。当然这个影响,我刚才说了,本身供需有问题,还有销售有问题,还有就是投资行为。还有他们的销售模式,我知道赵主任是神华的网上销售,我认为互联网+也算是,我们也有网上的销售的模式,包括福建省的,包括跟上海的大交易市场也有合作,总体来说它是一个趋势,你不能拒绝它,只有积极地参与。但是网上缺点也很多,神华销售,它的这种存在的现象,是非常明显的,一旦市场不好,基本上销售不动。我说煤化工有它的价格保护建设,这个在我们化工交易市场也好都有这个现象。其实网上交易就是,你把你的价格给了一个事实,我们还是希望让市场留一点底线,我对它的结论就是,参与可以,但是不能深度参与,它只是我们销售的一个补充,而不能成为一个主要手段,我这么理解。
   
    主持人:俞总,我们知道你一直关注全球背景下中国的烯烃生产,对下半年中国的烯烃市场,我们想问问您,对中国的烯烃市场,下半年以及明年,它烯烃的市场走势,有没有一个时间点,就是一个价格的高和低的时间点。第二个呢,想问一下是,以美国页岩气为原料的新产品,对市场的影响到底有多大,或者它的影响从什么时候开始。
   
  俞婷:
  谈到今年的市场新增的产能,由于说国家政策的一个收紧,可能未来煤化工的项目未必能够如期的投产。如果说供应的一个层面来讲,目前其实可以说,今年并不是新增产能非常集中的一个年份。
  另外一个,前面陆总也有谈到说,对于目前60美元/桶的石油价格相比,其实对于大部分的聚烯烃的生产商来讲,它是非常有利润空间的,在这样的条件下,聚烯烃正常装置角度,如果没有太糟糕的现状发生,它是处于较高的位置,之前是60%到70%,聚烯烃是80%,甚至90%以上。所以在下半年,聚烯烃市场的供应格局,从国内板块来看,还是呈现一种供应没有进一步充裕的趋势。所以从全球范围内来看,今年有一些聚乙烯的装置已经在投产,另外我们看到伊朗和阿联酋有一些新增投产,从新年的方向来说,它新增投产还是会面对中国市场的开发。
  所以我们会发觉,其实在国外这块,主要的一个新增产能就是阿联酋,一个是伊朗。另外一个,我们看欧美,今年整体来说出了一个高位,包括我们发现中东部,近期它流向了欧洲,是因为之前欧洲的生产上,因为亏损关闭了一些聚烯烃的装置,所以全球关注中国的背景下,会造成原先一部分,应该要到中国的货源可能分流去了欧洲的这些国家和地区。
  另外我们再看最近比较热的中韩自贸协定的话题,其实中韩自贸协定中涉及到一个15年之中的一个关税,我们会发现这是伴随整体市场的格局,短期之内中韩贸易是否会发生一个转变?我们看到它自身也是收紧的状况,所以这样的背景下,可能今年下半年市场的趋势相对是比较乐观的。
  如果一旦煤化工项目的投产收紧,可以预计到,中国国内的一个烯烃的结构,尤其是到聚丙烯和聚乙烯的消费,并不会发生非常大的改变。所以我们感觉说,就这个层面来看,如果说什么时候价格会发生非常大的变化,我还是非常赞同前面有一位嘉宾讲到的,看后期整体全球市场的油价,油价的一个趋势。因为毕竟我们市场上80%的聚烯烃的货源,它仍然是石脑油产地为基础的,如果未来油价继续到高油价的位置,对整体聚烯烃的价格,一定会发生一种变化。
    另外美国页岩气,应该之前连续三年都有报告和研究成果,其实我们也会发觉说,同样的一个问题,就是说美国页岩气,它到丙烷,再到乙烯,之前那边的装置,全部都是在2017年之后。因为美国本土是没有办法消化这么多PE的产品,它势必会流向欧洲或者亚洲地区,亚洲主要消费地区就是中国市场,其实从目前的市场又会发生一些变化,因为我们讨论之前,页岩气带来更加低廉的PE的成本货源,我们其实就是基于高油价的情况下才会寻找新能源。但是现在油价是处于一个低位,以煤化工的发展是面临同样的,其实北美的页岩气也面临这样的问题。如果没有对这些聚烯烃的产品没有根本的优势,那么未来是否有这么些新的装置投放出来。所以2017年后可能会对中国有影响,但是这要取决于油价和我国这阶段煤化工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