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演讲

专题论坛

专题论坛一:2015中国塑料市场价格走势及发展展望

专题论坛一

2015中国塑料产业大会
专题论坛一:2015中国塑料市场价格走势及发展展望

  主持人:大会专题论坛一现在开始,有请中国氯碱工业协会秘书长 张培超先生!
  北京四联创业化工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廖承涛先生!
  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湖北荆州煤电化工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张志宏先生!
  中石化化工销售华东分公司合成树脂部价格信息主管 陆根弟先生!
  安讯思化工部聚烯烃信息主管 俞婷女士!

   
  张培超:
  第一个,行业总体来讲,进入了一个新常态,且在一个转型升级期。产业规模已经达到相当规模,今年是2789万吨,进入到非常理性的发展阶段。从开工率也反映出,去年是78%,今年是非常高的水平。
  第二个特点就是行业连续三年全产业链亏损。去年包括今年的1到4月份,有接近60%亏损。而且今年1到4月份亏损的额度比去年同期要增大,而且行业二三十家上市公司,统计了16家,基本上利润率、利润,去年一季度赚了6个亿,今年赚的钱少了。但是这里面两个分化特别重,一个是差异化特别明显,特别是中东部的电子化企业,整体亏损非常严重,但是西部一体化来看,还是有一定的逆转,我觉得效益还不错。
  第三,行业的创新驱动,真正成为推动行业进步和企业未来发展的一个关键的点。包括有产品的创新,这里面包括大家上一些高附加值、精细化、高端化的产品,我们各个企业也都在研究,都在做。
  PVC最近几年需求增长不大,但是从去年,从原油价格腰斩以来,对PVC价格造成很大的波动,在两个月下降到2000多,当然现在又冲上来了,目前处在非常焦灼的状态,在五千七八。从后市来看,我们的房地产比较低,上游也比较大,所以几大通用原料里面,PVC是最难过的。所以PVC在后续,在下半年也会是一个不太好的状态下。初步判断应该是5500到6000的弹性区间。
      
    主持人:感谢张副秘书长对PVC的介绍。廖总,我们知道你长期从事塑料市场的销售、管理,我也想问你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在这个产业链中,流通服务商的价值到底是什么?以及您对未来一段PP、PE供需的看法。第二个问题,从2007年以来,PP、PE、PVC期货先后上市,你对这个作用有什么看法?
   
  廖承涛:
  我们所有的上游,如果剔掉各种因素,上游的直销频率,也大概在30%左右,应该说70%是通过这一万多家的流动商来实行下游的传递。从下游来讲,从统计局数据来看,可能有三万多家,应该说这个行业是什么呢?上游比较集中,中游比较分散,下游更加分散,这是从流通服务商来看。
  大家这一点感受并不深,我只能用四联的来看,我们预计今年的销量是100万吨,大概市场份额只占2.5%,但是我们是什么结构?四联直销是70%多,我们去年是销售给八千多家下游的客户,平均每个客户的成交量只有120多吨左右,也就是每个客户月平均10吨左右,我们前十大的客户,占四联5.6%,也就是说我们这些流通商是极度分散的,实现了价值传递的过程的价值。
  实际上主持人问流通服务商的价值,可能上面的数据,可能更多展示价值传递的功能也好或者价格也好,但是如果说放眼未来来看,在石化产品为载体的过程中,在新时代过程中,又出现了新的两个方向,一个方向是互联网,另外一个是金融期货,未来我们这些流通服务商,如果只做简单的价值传递的过程,可能被互联网化,也就是说电商化和金融属性化慢慢替代,慢慢把这些信息不透明,效率低效化的替代,我觉得我们未来要做价值服务,因为今天很多是我们的服务商,对于我来说,如果单一的,简单的买卖,简单的价格传递,我们未来话语权一定会弱化,我们一定要去做价值服务。未来这种供需的情况来看,高老师说了未来的景气周期,我觉得对我们行业总体来讲还是好的趋势。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也快速回答主持人提出的第二个问题,关于对期货的认识。
    确实,期货转眼十年,对我们这些产业客户来讲,抵抗也好、排斥也好,最后到应用也好,确实像马云讲的,看不见、看不懂、看不起,到最后来不及,应该说对于我们产业客户来讲,真的是面临一个如何去运用。那么如何去运用,最后期货还要回归它两个功能。价格发现对整个趋势,无外乎一个是宏观层面,一个是微观层面,一个是技术层面。可能宏观层面和微观层面比较容易理解,技术层面怎么理解,就是企业和资本,但是我们产业客户最难把握就是技术,就是资本和程序,我们可以看宏观,也可以更清晰地认知微观,但是资本和程序是我们的弱端。它改变不了我们价格的趋势,但是它可以把这个启动点提早和推迟,但是永远改变不了趋势。这十年感受很深,之前是深水,对我们很舒服,现在是贴水,对我们往往是最大的挑战,我们最大的失败,也失败在这个过程中,所以在这里也建议大家,可能在未来的期货应用中,作为产业客户来讲,我更多期望跟更多专业公司合作,在这方面进行期货的运用,我们在未来怎么做好套利保值,可能更多是需要跟专业公司进行合作,可能是我们更好的选择。
    无论如何,期货工具的产生,对我们整个期货市场和资本,未来怎么有效地解决这种灵活的得益,让生态链更健康,这也是我们大家的期许。
   
    主持人:谢谢,这是一个流动服务商对期货发自内心的感受。张总,我们知道你一直战斗在煤化工的一线,我想问一下,你见证了煤化工快速发展的历程,那么在原油价格波动剧烈的情况下,煤化工竞争力到底如何。另外就是未来煤化工发展面临多么大的环保压力及它的前景。
   
  王智宏:
  我先来答第一个问题,煤化工在油价波动下竞争力的问题。煤化工涉及到很多产品,每个产品经济性都不一样,从跟我们大部分人相关的就是烯烃,以及烯烃下游,做什么聚乙烯、聚丙烯,包括PVC,这些价格都不一样。那么从整个产品里面,效益最好就是烯烃,基本上三吨甲醇做出一吨烯烃,目前三吨甲醇市场售价,可能西北一千五,华东两千看,从直接原料成本来看是五六千块。
  按照目前的烯烃市场售价来说,它还是有一定的竞争力。那么其他的煤化工产品呢,甲醛,目前应该是利润很微薄,从煤制油、煤制气,这些竞争力可能更差一些。那么从煤制烯烃的成本来说,还涉及到一个问题就是在油价剧烈波动下,煤价也是波动的,往往有人问,到底煤和油的平衡点在哪,油到什么价格,煤化工不赚钱。
  我说这个问题是个动态问题,因为油在降价,煤也在降价,煤从2013年高点到现在也到低点,我们采购价格也只有高点的一半,但是它是重投资,它的成本构成,所以它没有油化工那么明显,所以即使煤炭价格下降一半,我们跟油化工还是下降。在西北这些企业,在60美金的石油价格下,还是比较相当的。
  下一步是在沿海地区上,如果也是用煤制烯烃,它基本上就没有什么竞争力,可能甚至亏损的。如果在沿海采用进口甲醇制烯烃,从目前甲醇价格看,它的成本还是比煤制烯烃要高一些,比原油制烯烃也要高一些。所以目前市场有很多不确定性的情况下,大家对煤化工投资都很谨,已经投资的项目,只能深挖潜力来降低成本。对于准备建设,在处于前期和计划的,基本上都延期或者比较慎重地进行投资。
    第二个问题就是环保。从目前情况看,环保对煤化工的建设来说,新的环保法对煤化工是不好的消息,我觉得整个煤化工项目还是要在新形势下审慎地评估项目的积极性。
   
    主持人:陆总,你一直从事的传统的塑料制品市场,我想问一下,煤化工对这个有多大的影响?第二个,我们就想问问,煤化工现在有一些线上的销售模式,它跟我们传统不一样,它这种线上的销售模式,会对我们传统的塑料市场会有大的影响吗?谢谢。
   
    陆根弟:第一个问题,已经很清楚,煤化工对传统的影响到底有多大,这一个真正成为我们传统塑料市场的强劲对手还很早,因为它现在占比很少,其实它的影响就是目前深刻影响市场行情当中,也影响着我们所有的石脑油路线的这种企业的投资行为。前面我已经说得比较明显,我们不敢投了,原来要投的都已经下来了。本来“十二五”都批了,我们犹豫来犹豫去,从目前了解的情况不会上。刚刚立下的中科项目,我记忆中谈了十年,然后由于从审批,等批完以后油价上来了,油价上来了就一直不敢投,包括到科威特地方去谈,也有非常大的争议,最新的,科威特退出了,我估计这个也已经基本结束的。基本项目也基本不会考虑,至少几年之内不会考虑。
    另外一个就是对市场价格的影响,当然最悲观的因素是供需过多,然后就是这个价格杀下去,其实我觉得可以做得更好,但因为煤化工销售渠道不像我们那么强大,所以呢在跌的时候基本上是落后,所以就拼价格,当然我们还是希望稳定一下市场,用我们领导的话就是比价或者是能够平稳。但是煤化工,如果价差达到五百以上,这是不可能的。当然这个影响,我刚才说了,本身供需有问题,还有销售有问题,还有就是投资行为。还有他们的销售模式,我知道赵主任是神华的网上销售,我认为互联网+也算是,我们也有网上的销售的模式,包括福建省的,包括跟上海的大交易市场也有合作,总体来说它是一个趋势,你不能拒绝它,只有积极地参与。但是网上缺点也很多,神华销售,它的这种存在的现象,是非常明显的,一旦市场不好,基本上销售不动。我说煤化工有它的价格保护建设,这个在我们化工交易市场也好都有这个现象。其实网上交易就是,你把你的价格给了一个事实,我们还是希望让市场留一点底线,我对它的结论就是,参与可以,但是不能深度参与,它只是我们销售的一个补充,而不能成为一个主要手段,我这么理解。
   
    主持人:俞总,我们知道你一直关注全球背景下中国的烯烃生产,对下半年中国的烯烃市场,我们想问问您,对中国的烯烃市场,下半年以及明年,它烯烃的市场走势,有没有一个时间点,就是一个价格的高和低的时间点。第二个呢,想问一下是,以美国页岩气为原料的新产品,对市场的影响到底有多大,或者它的影响从什么时候开始。
   
  俞婷:
  谈到今年的市场新增的产能,由于说国家政策的一个收紧,可能未来煤化工的项目未必能够如期的投产。如果说供应的一个层面来讲,目前其实可以说,今年并不是新增产能非常集中的一个年份。
  另外一个,前面陆总也有谈到说,对于目前60美元/桶的石油价格相比,其实对于大部分的聚烯烃的生产商来讲,它是非常有利润空间的,在这样的条件下,聚烯烃正常装置角度,如果没有太糟糕的现状发生,它是处于较高的位置,之前是60%到70%,聚烯烃是80%,甚至90%以上。所以在下半年,聚烯烃市场的供应格局,从国内板块来看,还是呈现一种供应没有进一步充裕的趋势。所以从全球范围内来看,今年有一些聚乙烯的装置已经在投产,另外我们看到伊朗和阿联酋有一些新增投产,从新年的方向来说,它新增投产还是会面对中国市场的开发。
  所以我们会发觉,其实在国外这块,主要的一个新增产能就是阿联酋,一个是伊朗。另外一个,我们看欧美,今年整体来说出了一个高位,包括我们发现中东部,近期它流向了欧洲,是因为之前欧洲的生产上,因为亏损关闭了一些聚烯烃的装置,所以全球关注中国的背景下,会造成原先一部分,应该要到中国的货源可能分流去了欧洲的这些国家和地区。
  另外我们再看最近比较热的中韩自贸协定的话题,其实中韩自贸协定中涉及到一个15年之中的一个关税,我们会发现这是伴随整体市场的格局,短期之内中韩贸易是否会发生一个转变?我们看到它自身也是收紧的状况,所以这样的背景下,可能今年下半年市场的趋势相对是比较乐观的。
  如果一旦煤化工项目的投产收紧,可以预计到,中国国内的一个烯烃的结构,尤其是到聚丙烯和聚乙烯的消费,并不会发生非常大的改变。所以我们感觉说,就这个层面来看,如果说什么时候价格会发生非常大的变化,我还是非常赞同前面有一位嘉宾讲到的,看后期整体全球市场的油价,油价的一个趋势。因为毕竟我们市场上80%的聚烯烃的货源,它仍然是石脑油产地为基础的,如果未来油价继续到高油价的位置,对整体聚烯烃的价格,一定会发生一种变化。
    另外美国页岩气,应该之前连续三年都有报告和研究成果,其实我们也会发觉说,同样的一个问题,就是说美国页岩气,它到丙烷,再到乙烯,之前那边的装置,全部都是在2017年之后。因为美国本土是没有办法消化这么多PE的产品,它势必会流向欧洲或者亚洲地区,亚洲主要消费地区就是中国市场,其实从目前的市场又会发生一些变化,因为我们讨论之前,页岩气带来更加低廉的PE的成本货源,我们其实就是基于高油价的情况下才会寻找新能源。但是现在油价是处于一个低位,以煤化工的发展是面临同样的,其实北美的页岩气也面临这样的问题。如果没有对这些聚烯烃的产品没有根本的优势,那么未来是否有这么些新的装置投放出来。所以2017年后可能会对中国有影响,但是这要取决于油价和我国这阶段煤化工的发展。

专题论坛二:风险管理与衍生品创新专题论坛

专题论坛二

2015中国塑料产业大会
专题论坛二:风险管理与衍生品创新
 
    主持人(陈纬):各位嘉宾,下面由我来主持今天下午第二个论坛,这个论坛的题目是风险管理与衍生品创新专题论坛。下面我们有请五位嘉宾登场,他们是卓创资讯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崔科增先生,远大石化有限公司研投中心总经理石浙明先生,白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智宏先生,浙江热联中邦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劳洪波先生,浙江永安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刘胜喜先生。 非常重量级的五位嘉宾,今天下午呢,我们第二个论坛是风险管理与衍生品创新专题论坛,我希望各位嘉宾,分别以自己在市场上这么多年的经历谈一下对市场的认识和感悟。
    崔科增:尽管比较晚了,大家还坐在这,我表示感谢。我之前在齐鲁石化工作过,先后从事过科研、新产品开发、新产品推广应用以及市场的推广和价格的决策工作,应该说还是从事时间相对比较长的,和大家一起面对这个市场的波动和变化。
    石浙明:大家好,我是98年毕业后做了四年医生,然后去远大卖了四年塑料,然后去做交易。我总结出塑料是化学品,所以它变化多多,第二个机会多多,第三个欢乐多多。最后就是说,我们中国交易所也好,一定能成为全球能源化工的定价中心。
    主持人:说得非常好。那么王总也是二十多年的市场经历。
    王智宏:非常感谢,来到这个行业,做外团,然后做内团,然后现在做市场管理。非常热爱,所以也很感性。你如果要是没做过期货,可能显得人生那么不完美和不完整。
    主持人:王总说了两点,第一个要热爱,任何一个行业只有热爱才能更好,然后如果不做期货,人生少了点动力。
    劳洪波:我是98年毕业,做了六年的钢铁期货,最近和大型的期货公司合作做了个热联中邦,我最近感受比较深,就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在沙滩上喘气,我是70后,现在感觉没什么话语权了,另外现在要努力学习,争取在现货端更清楚。
    主持人:我理解老总讲的话,就像他做的简历一样,他所有的经历都是在学习,后来说,只有学习才能在市场占有更重要的地位。
    刘胜喜:我是95年毕业,97年做了五年的铜,然后做了十年的钢铁,2010年底到永安做了永安资本,今天就我一个,是永安期货的全资公司,你不会游泳我教你,你会了我陪着你,通过我这三个历程,从有色到钢铁然后到化工,我看到很多企业,由于没有参与,最后消失在这个市场。所以今天也希望能够去学习和运用好这个工具。
    主持人:谢谢五位嘉宾的自我介绍,我跟五位嘉宾渊源非常深,特别是王总,有二十多年的交流,所以他们今天特别的介绍,对我启发也很大,崔总说的是专业,石总说的是愿望,我觉得创业都需要这些品质,每次跟五位交流都对我有很大的启发。
    说到风险管理和创新工具,首先要明确,我们市场在面临什么样的形势和什么样的市场环境?我们面临什么样的风险,以及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工具来应对这样的风险。所以这个论坛,首先想请崔总介绍一下,塑料行业目前面临的形势到底是什么?
    崔科增:塑料行业目前面临的形式应该说是非常复杂的,十年前,那时候塑料行业非常容易判断,在座有从事这方面比较长的,2005年之前也听过我的报告,现在呢,不仅有了更多的工具,不仅有了更多的产品的结构,而且原料的多元化也带来很多市场的不确定性,再加上宏观经济对行业的冲击,所以整个行业面临很复杂的局面。包括这次的主题一样,新常态、新格局、新工具,很多东西都是新的。下午高总也讲了,行业是有一定周期性的,从我们研究结果看,塑料的周期基本上是六到八年,和其他行业一样,经历几年的过程,这个周期一直在运转,但是由于世界金融危机的影响,对周期的长短和波动产生了一些变化,特别是2008年的景气周期正在被打乱。但是大的经济行情还没有脱离六到八年,我们认为当下是投资相对比较密集的时期,它的周期分为几个阶段,第一个是投资密集期,第二个是市场下降期,第三个是市场低谷期,然后是平稳期,然后是上升期,然后到收益期,然后高峰期。现在是处于投资高峰期,不管对中国还是欧美都面临这样的情况。这些年中石化收益效益往下走,但是我了解西方的企业,特别是一些大的公司,他们恰恰在2004年达到历史的最高峰,这点应该值得我们去学习。我去参观他们一百万吨的聚烯烃装置,人员只有一百九十多人的规模。我们国内的装置是什么样的情况?像我们这样规模的装置,基本上是在几千人甚至上万人的规模,他们一个炼厂,只有不到一万名员工,而我们基本上是一万名左右,他们的操作系统、控制系统非常先进,你走进工厂没有一点异味。我们看到这差距就应该迎头赶上,但是现在有很多困难,在技术升级和产业升级上面临很多困难,也是我们面临的困难。经过线下的周期后,还有一个不确定性,首先不确定性就是原油的不确定性,尽管我们研判三年内油价会在60到80美元之内,但是还是有一些影响因素,不管是煤化工也好,还是其他制烯烃的原料也好,都会因油价波动带来价格的不确定性,所以对于行业来说,这是一个比较大的趋势。至于说特点,石油化工行业和煤化工这方面有几个密集型的特点。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国家技术跟不上,很快就会淘汰掉。另外安全密集型,这方面又有很大的风险,以前大家也看到,一个石化企业爆炸,造成很大的影响。在中国石油化工是不太受民众待见的,特别是石油化工PX项目,现在面临一些矛盾,是一些深层次的矛盾,要化解这些矛盾,就必须进行产业升级。前不久我看到美国的87号汽油,只有2元多一升的水平,而中国是6元多。美国的2元多的价格就可以运营这么好,为什么我们6元多还运营不好,这是值得我们深思的问题。对于我们来说,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发展是不确定的。
    主持人:你刚才简要概括行业的特点,前面嘉宾也提到了,现在是处于这个周期,但是周期变数最大还是原油价格的冲击。我们今天所有的观点,都是从行业本身来看这个行业,当然我们今天也请到了王智宏先生,他是白石资产的管理者,我想问你从各个行业配置角度,你怎么看石化行业目前面临的一些特点?
    王智宏:谢谢主持人给我这么大一个题目。时间关系,就跟大家分析一下一些基本的逻辑。它这里面可以很清楚,上面是大宗商品,下面是现金,再往上是资产。我们看到,作为子市场—商品市场,通常有七到八大类,从这些配置情况来看,可能目前石化,尤其是我们现在聚烯烃交易品种,因为它是产品,因为它不是资源品,也不是原料,它过渡性很久。另外,像这种产品集中产业内机构,它是一个吸金能力比较强的。第三个特点,因为它们,像植物蛋白出来,去油去脂啊,就是我经常讲的狗和主人的关系,就是期货价格围绕现货价格,有个不断的转移,因此在大的配置情况下,第一个给高回报率。另外市场回报下是偏高的估值,因为现在最重要是权益类产品,第二个跟CPI挂钩的,或者政策性导向比较强的产品,比如说煤行业就是高估值。接下来就是文化产品,再往下就是重工业。
    主持人:谢谢,他的认识也是一个高度,在全行业和多行业里面,根据这样一个特点来配比的石化产品。今天还有劳总,原来一开始就做钢铁,后来做期货,现在可能也是刚刚转到冶金,我想也请劳总谈一谈,从冶金和石化两大支柱产业,您从钢铁或者冶金这个行业,怎么来看石化?
    劳洪波:陈总提了这个问题,虽然我做了二十年的钢材,但是二十年之前和这个逻辑不一样。我是这么想,我为什么要去做,从我的思想上来回答陈总的问题。
     一个,我现在还是做的一个公司,只不过原来是期货出发,现在是做现货端出发。我为什么这么做,在市场当中初期,整个市场效率比较低的情况,我们可能有比较多的优势。现在我试图做一个从现货端出发的公司,我觉得我不是争夺期货理念的价值,因为每个产业都是创造价值的,我是在分享整个产业的价值,从争夺价值到分享价值,那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东西,所以我就走了这么一步。我另外想,我到底怎么样才能分享到这个产业的价值呢?我想说,如果你有认真学习,认真研究,你真正为这个产业提供了服务,为这个产业任何一个环节提供了服务,那就能分享到其中的价值。再到原来期货注重是一个价格流,但是我们接触到现货后,我们各个环节需要价格,但是不仅仅需要价格,我觉得是四个流统一,第一是价格流,第二是资金流,第三是资金流,第四是渠道流,如果我们在这四个流当中提供服务综合效应比别人搞一些,我相信我们能在当中分享价值,我们也在试图,也希望分享到行业的价值。
    主持人:谢谢劳总,把这个行业和趋势做了回答。今天劳总已经是做钢铁这个行业,已经做现货领域,请到这个论坛上来,可能他说的刚好贴近我们今天的主题,就是在这样的市场形势下,刚才说的是从争夺价值到分享价值的变化,我紧接着想问劳总的是,因为在座有很多的企业,有百分之七十的参会企业是,那如果您在面临这样的市场形势下,你对现货企业的期望是什么,管理风险上您的建议是什么?
    劳洪波:我认为企业在产业这个位置上,在不同的链条中间,它其实应该采取的措施,应该不完全一样。第一要学习,无论怎样都得学习,但是怎么样来利用期货市场,我肯定有自己的想法,我觉得不是所有的产业都要亲自跑到市场当中来。你要想一想,我真正需要的是什么,有可能期货市场给你不光是套保值,它是隔靴挠痒,不能满足你的需求,有一些企业是不直接通过期货市场,可能做的更好一些,仅代表我个人的想法。但是对于这个行业笼统的企业,要把期货的部门作为生产部门或者销售部门或者研究部门,一个不可缺的部门参与到期货市场。我觉得有5%到10%的企业是必须参加,另外的企业斟酌一下,到底是直接参加还是间接参加更好。
    主持人:其实劳总说的,他对期货是理解的,但是很多企业对期货的理解和认识还不到直接参与市场的程度,我们今天也请了几位,刘总和白石集团的,我想问,你们是否有这样的准备或者资产发行的角度,从企业对项目的资产的置换,或者您有的话,您是怎么来替他们做风险管理的?
    刘胜喜:这又是一个很好的话题,现在的衍生品,刚才远大物产主管研发的王总也说了,他们已经很强大了,现在都在面临一个选择,你如果跟他竞争,你要跟上他的步伐,你要学会他的OCT市场或者衍生品市场。讲的时候要给客户讲,你这个就得利用衍生品概念去做,你的比较大,是一个比较大型的规模,刚才劳总讲的,你必须参与到当中来。假如你规模小,你可以到远大去购买它提供的衍生品,同时也可以到我们风险管理子公司来对冲,也是购买,你卖给我,也可以买我的衍生品,给下游用户的保障,你实际上是一种衍生层,是一种新型的工具。这两年市场发生了变化,尤其是去年下半年到现在,我们做了三十笔试验式的衍生品期权,也就是卖保险的概念,也就是价格下跌,我赔给你,价格上涨了,你就负保险费,你上涨的利润都是你的。就像我们车辆一样,你每年只需要付一个三千到五千的保险费,万一有一天,你车碰了就有人赔你一笔钱。因为远大做化工品,我们也做化工品,我们今天很有幸听他们讲,他们已经做得非常好了,他已经能给他的客户提供,比如价格下跌了,我给你按照低市场价格来结算,价格长了,我按照新价格结算,所以我觉得大公司要研究,要学习,要把期权和期货的关系结合起来,不然你未来份额会减少。
    第二个,小公司,刚才劳总提的,可以和大公司结合起来,怎么去回避你的市场,间接参与到期货市场来,这是我们这一年体会到。还有一种,我们体会到新型的变化,比如说基差效益,我们和大商所搞了一个全球第一单基差交易,是基于铁矿石的期货,以前是报一口价,现在呢,比如说有色、铜、豆粕,包括今天的甲醛,包括在焦炭也能报,产生了一种跟随期货价格的一种基差交易,我们一年体会到的变化很多,所以给大家也汇报一下。
   
    主持人:谢谢刘总,其实刘总想说的是,在目前这样的市场形势下,他们作为风险管理子公司的角度,对那些不能参与市场的有两种方式的创新,一种是现货期权的概念,另外是基差定价。当然他们通过他们的期货总公司再投到期货公司上来完善风险的转换。当然目前规模,单数比较少,规模还比较小,但是种种模式也在做进一步的完善。这一块,应该说期货公司在整个上面做了很多努力。
    我们今天还请到远大公司,远大公司,因为大家知道,现在期货和现货结合一定是一个趋势,那么远大走的是现货端到期货端,它在现货端又有另外的特点,他们通过他们的仓库,把整个销售渠道都带到这里面来,所以请石总给我们介绍一下你们的做法。
   
    石浙明:谢谢陈部长,因为我们本身就是塑料行业产业链里面的一员,所以我们从来定位我们就是产业链里面的一分子。我们从产业链认识到,必须要跟金融相结合,我们实体,包括我们本身,我们贸易商也是实体的一环,包括我们的上游,实体是本,金融是工具,这是我们刻在脑海里的理念,基于这个理念,今年大会的口号是为我们合作客户提供有价值的服务,我就请我们客户回答几个问题,第一为什么需要你,这个市场是不是需要你,你是否有存在的价值。第二个,为什么是你,你有没有能力,凭什么是你去提供有价值的服务,第三个是怎么做,第四个问题是在哪里做,第五个问题是什么时候做,第六个问题是谁去做。如果了解这六个问题,那么他也可以提供有价值的服务。
    对于我们来讲,随着互联网的加速,未来的趋势肯定是一个扁平化,提升效率的扁平化的市场。那么这样的要求,对我们产业链里面的企业家也好,公司也好,他一定要有一个全局观,有思想、有武装,还要有能力的系统。在之前为什么没有诞生像欧美那样,他们是上下对接,中间提供一个大的物流,为什么在中国以前没有诞生,因为之前信用缺失,什么概念呢?像前段时间钢铁有不翼而飞的。另外大家对价格的波动和风险,特别是我们石化里面,是没有一个企业能够去管理价值和价格的波动。第三个,我们很多产业链的朋友,他站在产业链里面看这个问题,没有跳到金融里面。也就是说很多时候我们没有站在产业的角度理解这个事情,很多时候,我们产业链的同志就倒在金融里面去了。也就是说我们一定要有个层级,这个层级既有金融支持,又有金融能力,又是深深扎根产业链里面,这样的企业,你才能有效地解决整个大型物流,整个体系扁平化、效率化,提供真正有价值的服务。
    从远大这个角度,因为我们是产业里面走出去的,所以我们向来去学习,我叫劳总是师波的,我们所有远大的都有师傅,我们向前辈去学习,去提高。第二个,这些年通过学习也确实赚了一些钱,我们也引进人才,比如去年在美国召开原油大会,到场有六个中国人,一个中石油,一个中石化,还有中联的,有三个是远大的。最近我们引进高端的人才做研究,宏观上面,确实像我们产业链里面,也缺少宏观的理解。今年我们希望挖到一个美联储的专家,然后挖个中国人民银行的,这样有一个大体的判断,把自己的武装越来越强化,努力让产业客户更多懂得金融的知识来武装产业链知识,这样为我们上游也好,下游也好提供有价值的服务。这就是我的回答。
   
    主持人:刚才我们石总讲完这句话,我相信很多企业会感觉到,这个期货我们不能干,他们挖了美联储,还有人民银行,这一块来说,从风险管理上,风控是毋庸置疑的,我们请人才是一个方式,但是从实践上培养我们自己的人才,我认为也是一条道路,我认为你只有去开始去做,才是你真正做风险管理的一个过度。当然远大呢,包括上面王总也介绍了他们的服务,他们在小型企业上做了很多具体的做法,他们也从这些服务中得到了很多好处,所以这方面也可以去沟通。
    那么王总,我想从资产管理的角度,你们有没有考虑过产业基金,如果有这个,将来怎么来做?
   
    王智宏:谢谢陈组长,其实您说这个事情,我们已经安排在做了。在我们看来,今天我们开这个产业大会,其实把这个关键打开,刚才说了那么多的行业,行业里面那么多产业,产业里面那么多品种,然后价格。其实中国所谓的“新常态”,其中有一部分说我们中国产业结构调整,产业结构调整有很多路径和结果,其中有个核心,就是我们信用资产的使然,价格体系的出口,目前我们我还缺乏行业基金、产业基金,你问的问题,我们一直在做,当然我们可以看到,刚才劳总也好,包括石总也好,包括其他的朋友,都是在为这个行业而努力。其实我们在做的时候,我们已经有一个小规模的基金,我们做这个基金的逻辑框架和目前所谓的行业当中的ETF还不一样,它那个是备用的,它是按照这个价格指数来进行估值,我们这个是价格品种的功能,就是在配制当中,我们在不同的周期里面,我们不断地调整现金和总量之间的关系,而目前看起来,差不多已经做了两年多,而这个今后还在一直做的。
   
    主持人:谢谢王总,他说这个做了两年,我不知道还会实践几年,如果今天公开发行,我想很多都会踊跃参与,可能像劳总说的,不能直接参与,或者这些人才缺乏的企业,带来一个好的方式。
   
    王智宏:因为时间关系,不想把这个问题展得太开。中国目前产业和金融双驱动的环境下,还有很多政策障碍没有打开。我们一个产业公司,我们不能拿到平台上做这个。
    主持人:当然也不完全的,除非它是一个公开的市场。我觉得如果待会结束以后,有问题还可以跟王总继续交流。从刚才为止,我们谈论的话题是当前市场环境下,我们在座各位主题都围绕风险管理做了切实的工作,那么其实在这个过程当中,也不是什么没干,这个不连续的问题,我们也在做一些工作,当然如果不成熟的话目前也不方便讲。另外PVC今年有一个交割制度,我想跟石总,你们在这一块,跟市场,您觉得是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和作用?
   
    石浙明:PVC的交割,从目前情况来看,它大量的样本,跟之前没有交割的样本,应该说它样本足够丰富,或者我们参与的角度,这个差异性不是太大。当然肯定是对所有的人都是一个保护,这是肯定的,这是很正面的东西,但是它对实际产生的影响,我们到现在还无法评估,我相信这个肯定是个很好的事情,能够给双方利益,还有避免后面法律的纠纷。为什么没有优势,可能跟我们长期处于市场低波动率,还有缺乏好的东西,在这么差的市场波动里面,好的东西的确没有显现出来。相信以后这个品种活跃起来了,那这个品牌交割它对双方确实有很大的保证。也是为未来品牌交割打下基础,现在基础打好了,但是它还没有活跃起来。
   
    主持人:谢谢石总,刚刚我们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我们五位嘉宾,当时劳总分享快乐,刚才五位老总从他们的角度给我们分享他们在市场上的做法和想法,以及在不同的位置上如何考虑问题的视觉,我个人来讲,很受启发。感谢五位嘉宾。下面有请对在座嘉宾也提问的。
   
    提问:谢谢,想请问一下崔总,你上午简单的议题当中讲了一些内容,下面想就几个方面具体详细介绍一下你的想法?
   
    崔科增:你是指最后的建议吗?
   
    提问:对,就是传统的企业分享一些想法。
   
    崔科增:上午由于时间关系,可能讲得比较快。对于传统的贸易企业,我觉得有很多助推器,刚才在座几位嘉宾也给了一些他们的思路,我想对传统贸易企业来说,更多要适应现在这种新常态,怎么更好地利用一些新的工具和一些新的方式去发展自己的贸易,这是第一点,大家需要考虑的。第二点,传统贸易企业不能仅仅停留在原来的蓄水池或搬运工的作用,怎么在市场中体现你的价值,如果你只是个搬运工和蓄水池,只能做一些小规模的,在市场中很难体现处理,也很难实现长期盈利和长期生存下去。今天上午做供应链一体化,你可以做一些简单的加工,可以做一些仓储服务,让这种价值变得不可替代,在市场中发挥更多的作用。另外就是我上午也讲到,不仅是你的货流,你的资金流,你的服务,你的物流服务,和上游客户更好结合起来,对于上游供应商来说,你做好他的分销的工作,这是首先要做到的,但在这个过程中,要练好内功,做好其他方面的工作。这一点,我觉得传统贸易商要做好,按过去的模式再继续下去,可能不会有太多的生存空间,因为我们大家可以看到,欧美很多的国家,他们的贸易商团队是非常小的,最后生存下来的都是规模比较大,而且服务能力很强的公司,它甚至可以把一些通用量拿来做简单的加工,然后做一个配比,它可以做出一个新的给下一个加工厂,然后给他们去生产,出来是标准化的。所以说我觉得,传统贸易企业有很多做的地方,包括刚才几个老总提到的方式,也是非常值得去借鉴的东西。我不知道我的回答您满意吗?
   
    提问:各位领导好,根据听了很多专家的演讲,我听得热血沸腾,所以这里就想代表我们现货企业问一下石总,你们参与期货,引进业内顶尖的人才,我们现货企业可能心里一惊,我们现货企业都意识到利用期货工具对冲风险,但是很多企业面临很多困惑,就是没有专业的这方面的人才。我想问一下,很多的现货企业,如果没有很高的或者很强的资金来引进这方面的人才,如何来培养和吸引这方面的人才,或者如何快速拥有自己的团队。谢谢!
   
    石浙明:这位其实也是三十年前我们自己碰到的问题,但是确实在没有赚到很多钱以前,我们远大很多都是内部培养出去的,我们去年赚了五十多个亿,今年一到六月份也赚了很多,现在目前所有赚钱的都是我们系统自己内部培养出来的。首先要有一个信心,要相信自己的企业,相信自己的同志都是很优秀的,可以通过学习获得回报。第二就一定要整体性去学习,我看很多企业跟远大一样,确实首先要从架构上,我们说从组织上要有分工,首先要有这样一个专业的团队,通过学习,一个是走出去,像我们刚开始什么都不懂,就是不停地学习,不停参加各种专业的会议,从自己一个小学生,慢慢到初中生,然后到高中生,你说困难,确实也挺困难,但是也不断地从小孩到大人。第三个,你说要特别高端的人才,我们也需要从外部引进,这个内部培养和外部引进不矛盾,这个本身就是一个促进,你引进外面人才可以促进内部人才的提升。因为我们肯定要走出去,要在世界上去决定我们的投票权,我们要有国际性的话语权。当然每个企业自身的定位,牵扯到自身的定位,如果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企业,按照这个定位去布局,因为每家企业跟每家企业都不一样。
   
    劳洪波:石总讲得很全面了,第一个,不要把期货想成高大上的东西,要认真培养,认真学习,一点问题都没有,不是什么爱因斯坦,我都是没问题的。第二个,可能也需要有紧迫感,我们现在做起来,市场的效率提高非常快,它的含义在于说,你不做别人在做了,那你就落后了,我就说两个概念。
   
    提问:我想问远大个问题,就是我们今天下午远大王总提到说,他认为期货真正的价值是提升产业的效率,我想石总能不能结合咱们远大的一个塑料产业上期现货的结合,更深刻地说明一下怎么体现现货产业效率。
   
    石浙明:我短时间回答不了,就是用最低成本锁定它的最高利润,然后获得一个稳定的供应,那么他就可以安心他的制造业,我们提供我们的服务,那么他就效益最大化了。我们说的最简单一点,就是这个生产效率提高了,所以我们金融也是为实体服务的,就这么理解。
   
    主持人:谢谢,我们今天第二个论坛就到此结束,感谢五位给我们做精彩的分享,也感谢大家。

会议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