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商品交易所

        

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信息和市场部主任 祝昉

来源:发布时间:2018年06月27日

  各位领导、各位嘉宾,今天上午好!今天上午给我这么一个题目,其实我觉得也是比较难的,《贸易石化演变与石化行业的发展》。

  特别是这个贸易摩擦,可能大家也看到最新的新闻,我们从7月1号开始,从关税,刚才张斌专家也说了一些。其实我更关注后面石化行业,有油、有气,所以这部分也会变化。在这里我分享一下我个人的看法,只是代表我个人,不代表我所在的单位,也不代表其他的,这里头仅供参考,大家就做内部分享,不要发朋友圈。

  今天分两部分内容,第一个是贸易摩擦,第二个给大家介绍一下不确定因素下行业的发展展望。

  我想先从这个图来看,大家所关注的为什么有贸易摩擦。左边是全球各国GDP的份额比重,我们很容易看到美国GDP是全球最大,而我们的GDP是第二位。从这几年的发展情况来看,特别是今年,我们是改革开放40年。我们可以看到40年前也就是1978年GDP只占全球的第15位,我们现在不仅占到世界第二,而且在高速发展。这就会出现历史上所说的修昔底德陷阱,当世界第二,一个新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国必然也会要回避,这样战争变得不可避免。

  从某种程度来看,我觉得这是一个说明,特别是中国经济当涨到世界第二的时候,我们知道十多年前美国用了一些方法,同样现在中国要挑战美国第一的威胁了,所以我们和美国的贸易摩擦是在所难免的。

  我大概给大家看一看,回顾一下整体历程。从3月22号开始,我们看整个历程,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的是总统备忘录,从301调查开始对中国进口商品大规模征收关税,这个时间点从4月2号开始爆发,中国对美国7类128项进口商品中止关税减让义务。然后4月4号美国政府发布了关税清单,对我们输美的1333项50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25%的关税。

  同日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对原产于美国的大都、汽车、化工品等14类106项商品加征25%的关税。

  当时4月4号我们税则委提出来涉及的产品有40%的是化工产品。这里头的产品是包括C3产业链,丙烷、丙烯酸聚合物等等产品。像这样的产品,我们看整体这些产品从美国进口是887925.8万美元。随后大家觉得这个世界贸易战能不能避免进行了谈判。

  到5月19号这个时间节点上美国白宫宣布对中国进口含有重要工业技术的500亿美元商品征收25%的关税。6月15日美国政府发布了加征关税的商品清单,有两部分,第一部分是340亿美元商品,给大家一个概念。7月6号,就是我们最近大家所关注到未来马上要实施的,当然现在还在进一步谈判。这个是我们说美国要采取的措施。

  与此同时,我们这段时间国家税则委做了很多的工作,我们提出来整个关税跟它进行应对,对原产于美国的659项约50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25%的关税。

  同样这部分关税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340亿美元,第一期。而第二期是160亿。其中化工品成为了第二期的主要数据来源。所以在这里面我们用这样一图来看,为什么拿化工品作为重要筹码。我们用这样的数据来看一下,从整体进出口来看,全行业分为四个板块,这里头我们看到是一个原油和天然气开采、原油加工、化学工业和专业设备。在这四个板块里头,我们看到从全行业来说进口金额是3904亿,出口是1920亿。这里头我们可以看到是一个贸易逆差的行业,这也是这么多年石油和化工行业对外贸易逆差,我们就看其他的产品。

  我们在研究的时候发现第一原油天然气开采进口最多的是原油,这个量大我们不用考虑。

  第二个原油加工和石油制品,我们细看进口286.3,而出口275,依然有逆差。逆差在什么地方?其实我们还进口很多的燃料油、沥青等等很多基础原材料。此外再看化学品,咱们作为基础原料的生产国,应该是大部分产品出口了吧。但是到化工品这块,从大概念来说我们依然是贸易逆差。所以这里头我们所看到的全行业来看,依然都是贸易逆差。这里头的产品,我们也看了一下跟咱们非常有关系,不仅是有大家谈到的PX,还有我们所说的乙二醇、聚丙烯等等很多产品还是要进口。

  而出口的是轮胎、橡胶制品。因此我们到下游这块来看依然还是贸易逆差。所以这里头我们说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来判断,我们跟美国的贸易逆差的情况。我想这里头,我们看跟他的贸易情况。

  2017年,中美石化产品贸易进口总额是476.5亿美元,同比上升18.3%,占进出口贸易总额5794.2亿美元的8.22%。我们跟美国的贸易份额在行业里头不到10%。

  第二个我们再看具体进出口情况看,对美出口251亿美元,上升7.9%,占石油和化工出口总额的13%,从美国进口225亿美元,占贸易进口额的5.78%。所以整个份额并不是很大。贸易顺差26亿美元,2017年顺差额下降53.2%。

  第三个我们跟美国的贸易特点,一个是贸易规模相对较小。我们看贸易规模相对较小,特别是每单的规模并不是很大,同时进口产品出来是合成材料和专用化学品,出口主要是橡胶制品。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跟美国贸易的情况,从整个石化行业和每年的贸易情况是这样的。

  为什么把石油和化工产品作为双方重要博弈筹码。这里面我们可以细看,我们分析了美国这次340亿和160亿。

  第一批340亿美元清单涉及到3个税号。

  第二批160亿美元产品里头一共有284个税号,其中石油和化工品92个税号。

  加上前面的3个税号一共是95个税号,我们看到对应的税额国内是85。

  从中国来说,我们说作为筹码,我们来看我们的情况。

  第一部分是340亿,时间是7月6日。这个545项产品涉及石化的产品没有。而后续160亿的产品里头,我们看到涉及到石油和化工产品有108个。这个税号主要是给大家看看,集中在什么地方呢?在27章矿物燃料、整流产品、沥青、矿物蜡,还有17项是煤系列产品,29章里头有沥青等等,34章涉及到表面活性剂、润滑剂。35章黏合剂,38章杂项化学品,39章的塑料及其制品。

  每份清单和我们对比的话,2017年这些新的税号,美国提出来95个,出口美国产品一共是18.2亿美元,比251亿美元出口总额只占7.2%。

  第二个我们看中方的清单,除了煤系列产品12个,还有无进口税号18个,进口金额110.23亿美元,占进出口总额4.74%。占从美国进口总额49%。我们认为整个来说跟美国贸易的针对性非常强。这个清单的产品有很多的也是我们关注的产品,比如说PVC,这么多年对美国一直属于反倾销,还有比如说石油沥青、聚乙烯等等都是属于我们关注时间比较长。有些涉及到反倾销问题,我们也在关注。这些对石油化工行业,我们认为利要略大于弊,这是我们给大家整体的概念。

  从贸易摩擦来说,我陈述我个人的一个判断,往下推演这个事。特别是对未来怎么判断这个贸易摩擦,当然最后的决定权不在我们这,我们只能判断。

  第一个我们看正常推论的话是去谈判。因为这个时间点还在7月6号,大家现在关注到我们这个谈判进程并没有停止。所以在这样的基础上,我们所要谈判的话,最大的一个就是特朗普所说的,这对于我们来说就是要开放市场。大家可能也知道现在我们开始关注7月1号,税则委在这个半年的时间节点上提出来减关税,这个时间说明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所以这里面开放市场很重要,开放市场将会冲击到行业,我们也在进行交流,就是石化、农业、汽车。

  那么这个里头我们说冲击的行业是很多的。在这样的情况下有怎么样的可能情景,大家要关注跟市场有关系的,我们认为是降关税。而这个降关税从我们现在所知道的,从27章到39章涉及到石油化工产品,如果降关税对市场将会有什么样的影响。我们的很多产品不是针对美国,包括我们中石油中石化在内,一旦降关税以后对中国很多产品,特别是一些大宗产品。所以这个谈判,我们去关注的话,第一个前景我们会有这样的情况,一旦关税下降了,最少得降30%。而这个关税可能带来的价格变化影响会很大。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看到产品进口增长。再生料进出很复杂,后续再谈。一旦大量进口,对国内市场肯定有冲击,同时带来价格波动。同时要求企业创新上会很高,我也关注了很多年,一直从大连商品交易所做这个产品以来,聚乙烯到2017年我们的对外依存度还在14%,我们生产了这么多产品。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们的差异化程度不够,我们的高端料不够。所以出来的东西,我们觉得产品这么高为什么我们还要有这么大的进口料,这也说明我们现在跟国外去比,我认为未来这个大家所关注的情况,如果要谈判,对我们行业的冲击可能会带来重新洗牌。

  另外一个博弈就是贸易战,按照修昔底德陷阱的推断,只能说开展贸易战的情况下对美提高关税。加了税以后这个价格肯定会上来。别看美国的量不大,但是2%—3%甚至5%稻草都能压死骆驼,这个一定会对量和价格带来很大的冲击。这个平衡表,大家在关注的时候会有很大的变化。

  这里其他进口国就会获利,这样对我们国家来说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但是长期来看为什么贸易战有好处?这里面有一个很大的好处,短期内虽然价格高了,但是我们这么多年来要做产业转移、新动能的发掘。我们的新产品这么多年来都被国外市场占领,高端市场也被国外占领。所以长期来看是有好处的。

  这里头我把从美国的进口量和进口额以及我们看聚乙烯、聚丙烯的情况,我们按照2017年的情况来看进口是12.7万吨,占4.2%,去年聚丙烯进口10.55万吨,占比3.32%。所以我说对聚烯烃影响还是比较大的。所以我们就在推断这个情景有可能会出现摩擦或者对我们这个行业带来影响。

  第一对炼化产业布局会产生影响。特别是我们现在到2017年,我们石化联合会统计,我们统计出来中国国内的一次炼油,包括中石油、中石化加上地方的炼油超过8亿吨。如果大家关注另外一个数据,我们原油加工量是5.68亿吨,我们的产能利用率并不高。今年我们杭州浙江这边还有4000万吨的炼油,虽然今年说上2000万吨,同时这边还有大连2000万吨,同时还有我们中石化等等一系列的新的领域。那么所带来的这种产能,特别是对于聚烯烃来说,我是关注的。

  为什么呢?因为这个平衡,我们炼这么多油,大家注意我们的成品油还要出来,第四季度还要增加。那么这个聚烯烃对外依存度很高,产能率还要提高。这种影响下如果摩擦,我们需要调整。同样这种结构布局对于我们现在磨损,我们整个的产业结构,我认为谈可能好一点。特别是有很多的新上产能说都去做化工产品。你的化工产品能差异化吗?

  我曾经去过一个煤化工产品连续三年效益很好,都做线型低密度聚乙烯。去年我跟他们说,你们这三年都干这个?他说,我们今年已经开始变了。所以这个结构调整,他们也在做其他产品。而一个最重要的问题,我们原来为什么做不了其他的产品,很重要的是我们的设备、工人、技术操作、在操作层面还有很大的问题。所以在这里头首先对我们行业来说无论摩擦也好,首先布局从宏观面来说,特别是一旦说要谈,我担心的是谈的话对我们新上的项目往哪走。

  我记得有一家企业,我说你们还往上做化纤材料?我说你去做,但是其他的副产品怎么办?你的芳烃产品出来了,其他产品怎么办。所以这个平衡一旦量多了就会有影响。

  第二个就是市场价格。如果摩擦,短期内价格肯定会涨,而且这个涨可能会背离油的价格。那么从数量来看,我们从聚烯烃来说,对外依存度,2017年是44%,具体来看进口聚乙烯从美国进口占进口量只有5.34%。进口聚丙烯是474.5万吨,对外依存度13.2%,美国占进口量的3.21%。

  还有LLDPE、初级形状PP的变化是这样的。还有禁止或者取消进口废旧塑料。特别是前段时间我们对美国的废旧塑料进口,对美国压力很大。不久前海关又发布新闻对美国的废旧塑料又可以开关进口了。当时正在谈判,有些东西贸易摩擦应该跟产业政策、跟我们的大方向应该是分开的。一旦为了这个去做的话,剩下带来的影响是很大的。现在你同意进口了又取消,很难受,所以自己把自己架到火上了。

  从整个的进口情况来看,我们把树脂进口数量及同比简单做了两个图。时间关系就不展开了。

  另外看第三个影响丙烷脱氢和乙烷裂解问题。现在要上和已经上的新的丙烷脱氢和乙烷裂解项目做得很多。我们的液化丙烷2017年从美国进口占全球进口量四分之一,所以是一个很大的砝码,占25%。这里对大家下一步要干的产业不仅是传统的石油化路线,还有新的轻质化路线也会带来影响,这里需要大家关注。

  另外煤化工的变化,我们现在看到,这几年之所以煤化工好,也是因为我们在创新,跟国外不一样。白院长也说好是不是真好,我了解到有几个企业是真的好。他能达到刨除设备折旧每个月利润超过9000万,接近一个亿。完全成本我们在算的时候,聚乙烯、聚丙烯的甲醇路线成本已经可以在40美金上去平衡接近。所以我们说跟美国贸易摩擦出来以后,一旦谈判,那么这里头是需要大家关注的。

  同样还有产业结构,这么多年来下游石油化工行业绝大部分都去生产大宗同质化的产品。这两年去看金山他们在做的产品开始多元化、差异化,这就是一些变化。这种变化在贸易摩擦情况下便很有利,一旦贸易摩擦如果开打,那么我们想这种结构调整是非常有利的。但是烯烃这样的产品,我觉得高端化、差异化是没有用的,因为人家已经很成熟了。所以需要辩证地来看这几个问题。

  另外大家也关注到近期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个不确定因素就是寻求原油价格新平衡点。现在又出现二次反弹,顶点到了多少?昨天晚上到70,有没有可能到80,我划一个问号。但是我们认为这次跟OPEC放宽石油产量是逆的。这一段时间我们在判断,我们认为油价的变化可能是我们今年下半年判断整体形势,包括聚烯烃整体价格会怎么走也是我们需要关注的。

  这个新平衡点,最后找到最终的油价,把所有因素调和、加权得到一个结果。这里面特朗普退出《伊核协定》而带来一些最大的不确定因素。我们看这里面未来下半年油价是可能影响行业很重要的因素。

  第二个值得我们关注的就是CPI和PPI,连续四个月的下行,我们看从2016年底出现PPI反弹,这个反弹,我们当时在判断的时候有一个很重要的点。我们认为这个反弹一定会传递到下游,会让CPI继续上行。事实上给我们看的情况,我们可以看到,我们的工业品在几次反弹去试图拉高的时候,我们的消费品依然保持比较平衡,特别是大家如果关注5月份国家统计局发布CPI和PPI的时候,未来几个月CPI保持低于2%

  现在我们工业品出厂价格达到了4.1%,5月份还能不能持续,如果持续不了,那就说明下游传递的价格还是出问题了。所以这里面我可能比较悲观,我认为今年下半年不乐观。特别是对于连续几个月的报复性反弹以后,我们看我们的化工产品也类似,价格上涨以后往下游传递现在出现了问题,这里面是值得大家去关注的。

  另外不确定因素就是环保,现在环保核查成为大家所面临的问题。我认为石油化工产品链的关联性很强,它是一个产业链很长、结构复杂的一个行业,这样的环保核查下给我们所带来的包括错峰生产、一刀切、政策,还有加杠杆。

  国家的政策到省一级再加20%,到地市级再加20%,这种加不是差异化的。这种一刀切给我们带来的,是担心产品结构会出现问题,有些企业破产以后会影响整个产业链的整体的供求平衡。所以我觉得环保核查对价格的影响还会很长远。

  从聚烯烃产品来说,我们认为它是牵涉到我们的衣食住行,因此给大家这样一个结论,聚烯烃我们研究了很多年,包括橡胶树脂和居民的幸福指数密切相关。我们的生活指数越高,对聚烯烃的产品的整体消费是越来越高的。所以我们从长远来看,我想给大家有这么一个分享和研究想法。

  第一作为聚烯烃的原料——能源不足。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以能源为动力,这个能源动力,我们现在在第四次工业革命来到网络的维度下,维度发生了变化,因为网络的出现给我们很多传统都带来影响。

  我们这个行业里出现了胶卷,当时曾经说要发展胶卷,当年的李鹏总理提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说现在数码技术发展很快,有没有可能胶卷将来会不再存在。业内说没问题,还是可以的。现在发现是不对的。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的眼光不能从过去的低维度的能源角度看,需要考虑现在的一些因素。我现在不仅需要考虑基础的供给平衡,更需要考虑高纬度的替代。所以在刚才介绍了很多的情况里头,大家要注意什么呢?这里头产品之间是相互关联的,一旦我们跟美国如果贸易战开始,我们有多少产品能够被替代,或者能够替代其他东西。

  同样在聚烯烃产品在替代中有很多文章可做,可以替代钢铁、木材、铝,特别是新材料,可以有很多的方向去做。

  作为其他的树脂来说,我们说随着十九大所说的目标,我们的行业的产业链也是产品高端化、差异化是一个大方向。因此我们看上游原料出现多元化,下游会出现差异化,因此平衡表会更加复杂。

  因此从长远来看有几个方面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

  第一个发达国家把市场终端作为发展的重点,我们是把战略中心考虑在原料上,很多做化纤、纺织去上游搞炼油了。我个人观点,你看国外到底做什么?我们看到国外很多做聚烯烃的企业去研究市场终端。我印象很深,去年去跟国外交流的时候,他们说光食品保鲜膜这个行业卖了20亿欧元,只是一个保鲜膜。这个可以做到能保证食品延期翻番。我们现在买显新鲜疏菜都可以使用。所以终端化往下游市场延伸是一个大的方向。

  另外上游轻质化,随着原料多元化的变化,我们看页岩气等于零这些新兴材料是值得大家关注的。

  第三个绿色环保,这里头提到了在我们这个行业,大家要关注废旧塑料的循环、再生循环,行业的责任重大。这里面要说起来很多,这里面废旧塑料不是不能用,也能用,只是看你的工艺能不能做到。

  第四个十九大提出来主要社会矛盾的变化,其实我觉得未来产业新材料将要有令人激动的情景。这里面我们已经摆脱了过去塑料制品是很低端的局面,我们未来聚烯烃产品将带来美好生活。

  此外维度提升以后,作为企业来说还有一些新的变化,从原来把规模做大,包括炼油,这里头你往哪走?其实互联网时代我们要注意从规模效益要转化到用户效益,同时跨界思考。利用互联网智能通道去拓,我们不要做同质化竞争。

  第二实现柔性化生产,利用智能工厂,这里头都是对我们行业的展望,值得大家去关注。

  最后我想用这样的话来结束,作为创新是石化行业的原动力,我们用化工分子重构产品,用产品满足不同需求。

  所以我以这样一句话作为结束语——“化工创造美好生活”。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