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商品交易所

主题演讲9:生猪产业期现业务模式探索

来源:发布时间:2021年10月21日

  

  牧原食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秘书/首席战略官  秦军

各位领导,各位嘉宾,下午好。

  感谢大会提供这样一个机会,我今天汇报题目是生猪产业期现业务探索及体会,主要讲一讲我们对行业的一些理解以及在生猪期货推出之后我们做了一些业务上的尝试,一些心得体会,以及对行业的思考。

  刚才陈秘书长讲的非常好,有一句话我印象很深刻,就是中国人要把肉盘子端在自己手上,我觉得牧原作为一个生猪养殖企业我们肩上对整个行业的发展是负有责任的,我们也在努力的做。

  第一章节,就是我们讲最近猪价的波动对行业的影响有多大?我想大家看一下这张图是从18年1月份到现在生猪价格的波动,大家看到到9月份猪价最低的时候这个位置已经和我们在18年初以及19年初的低点差不多了,首先这个事是出乎大家意料,但是最近出现一些反弹,但是长时间来看这个反弹幅度并不算大。

  第二页,这个图给大家展示的是自繁自养的生猪养殖的模式,我们利润率的情况,大家可以看到现在我们猪价的下跌在现在这个时间和19年初18年初差不多的价格,但是企业的亏损幅度是远远超过那个时候的,什么原因?

  主要是两点,第一18年爆发非洲猪瘟疫情以来整个行业经历最初的冲击之后逐步的找到了与非洲猪瘟共存的方法,大家看到这两年生猪的存栏量和供应量是回升的也是例证,但是与此同时,由于非洲猪瘟的常态化企业生产过程中承担一定的成本,这造成行业平衡成本的上升,第二在去年大家印象应该非常深刻,我想饲料企业领导比我们印象更深刻,我们看到玉米价格一波大级别的行情,按我们加工好的饲料来看,牧原内部数据显示涨幅大概30到35%,这是非常大的涨幅,相信在差不多价格下整个行业在付出更高的生产成本所以大家经历非常严重亏损,刚刚公布三季度大家也看到这个数字,这样猪价波动给企业带来非常大的影响,这里给大家展示从20年过去七个季度生猪销售量和营业收入这个数据,很简单,我们在21年三季度营业收入是137亿,大家看到和这个数字最接近是2020年的第二季度,但是大家看到我们生猪销售量差了一倍,就是我们多卖一倍的猪但是获得收入是一样,但是更大的影响我们看到三季度相比于二季度相比于一季度每个月的收入从60到70亿这个区间,到三季度每个月收入掉到不到50亿,我们月均的收入减少30亿,就在短短几个月,但是作为持续经营的企业我们支出波动肯定没有这么大,我相信很多企业在承受巨大的压力,由于猪价快速下跌导致出现这么大的波动,所以从企业发展来说从行业发展来说是互换,有一个工具的出现,让我们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管理风险能够减少这类风险给我们带来的压力。

  第二个因素,就是我们探讨一下,我们的理解为什么中国生猪价格波动这么厉害?首先生猪作为大众农产品价格出现波动是正常的现象,但是放到全球范围内来看中国生猪价格出现这么大幅度的波动,是独一无二,我们理解可能有几个原因,这是从06年到现在,我们看到波动的区间是非常大的,即便把19、20年由于非洲猪瘟造成特别高的生猪价格剔除,我们看到高价和低价也是差一倍,第二图我们经过测算把美国的生猪价格也纳进来,大家看到他的波动非常小,也非常有规律,在国内做研究都把美国生猪产业拿来做研究,美国的生猪价格也有波动,为什么我们波动这么大?刚刚专家提到我们集中度低的问题,这是小于一千头的企业在行业占的比例,看到丹麦只有30,德国高一些,中国数字非常吓人99.8%,绝大多数的散户,在这个规模以下生产。第二是我们拿到的美国18年的数据,这个数据在过去十年内没有太大的变化,前十大企业母猪数在行业占到45%左右的份额,国内水平是多少?经过过去几年快速发展,中国的前10个最大的养猪企业的市场份额在2020年超过12%,为什么我们觉得行业分散会价格波动厉害?就是因为分散的生产者群体庞大,从主观意愿上出发,都是希望避免猪价波动给自己生产经营造成影响,但是这种努力最终变成顺周期的行为,通常说的追涨杀跌,这个在证券市场更加典型。

  第二是肉类消费结构的问题。美国大家看到分布得比较均衡,鲜肉消费比例,只有20%,像各种加工制品的产品形态非常丰富,分布也比较均匀,中国肉类消费结构这个数字和刚才陈会长说的差不多,热鲜肉冷鲜肉加起来80%,鲜肉比例特别高给行业带来什么影响?顺周期必然带来这个行业价格的暴涨暴跌,因为供应的波动由于产能调整造成,产能调整根据价格波动造成,但是产能周期又比较长,所以供应量和需求量之间在长时间总是有制品,要么多了要么少,所以造成这个缺口。第二个消费结构,中国以鲜肉消费为主的结构,造成结果就是从生产就是养殖端到消费端到居民餐桌上都是鲜肉的形式,消费链条特别短,并且缓冲非常少,就是冻肉的库存以及加工品,为什么我们称为是缓冲?比如冻肉可以在冷库里面保存六个月八个月,肉制品更少,可能10个月12个月,在这种情况下市场只能通过价格剧烈波动来实现,我们觉得这也是造成国内生猪价格以这么剧烈形式在波动的主要原因,幸运的是我们经过这么多年的储备推出生猪期货,而且大商所做了努力,解决了价格问题,当然我们觉得生猪期货的出现是一个开始,猪价暴涨暴跌的根源我们理解是产业结构的问题分散化的问题,还有定价模式的问题,产业结构带来很多的问题,我们觉得要实现高质量的发展才是实现猪周期波动这么剧烈的根本性解决路径,而不是只是说有了期货这个问题从此就解决,但是这是非常好的开始。

  有一点题外话,有一个数据给大家分享一下,这是我们统计美国的数据,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么长的时间段,整个猪肉产业链的价值总量是一直在上升的,但是分布在纯养殖这个环节价值量有波动但是比例不大,大量增量价值通过屠宰通过加工通过零售,当然未来我们价值到底分布在哪儿?是不是鲜肉的消费没有价值,我们觉得也不一定,对于市场来说消费者的需求就是指挥棒,如何在消费者需要时间和地点以合适的价格让消费者买到他需要的商品,这是企业需要思考的问题,我觉得企业把这个问题考虑好就拿到增值的部分,是否一定要加工一定要屠宰在我们没有看到的新业态里面我们觉得都有可能。

  几点思考,我们觉得对于企业来说,当然现在阶段我们觉得先把猪养好,第一步还没有走完,现在把猪养好之后是需要很多企业在我们产业链养殖之后的这一端来做工作,就是屠宰加工零售,从长期来看这个趋势存在明显,美国40年数据非常明显,而且大家看到产业一体化的企业,我们还不算,我们现在只是养殖企业,我们开始做一点屠宰,加工还没有,我们在行业内有些其他龙头企业做得非常好,给大家树立比较好的榜样。

  第三个,期现模式我们做了简单的尝试,这是比较理想化,和第一章节说的展示那个图相呼应,我们其他实现的结果是什么?就是我们通过一些风险管理的手段能够让我们收入让我们现金收入让我们利润波动幅度趋缓,你说变成一条直线是不可能,我们可以做哪些模式呢?其实说白了就是我们对未来不确定的价格的波动,我们以什么样的方式和当前的生产行为关联起来,这就是一个远期定价的问题,在合约交割当中,虽然只交割几后,但是把三个模式已经尝试了,比如自己承担交割,或者销售给第三方让他们进行交割,我们觉得这个尝试只是一个开始,未来也是欢迎广大的生猪企业、屠宰企业,以及和产业链相关的企业和我们一起来探索各种新的业务模式,包括由于我们现在养殖的规模比较大,大家看分布在25个省105个市,有养殖类的子公司219个,我们在养殖量上包括现有的交割的库点上数量还是有一定优势,我们相信经过市场的发展可以把这块资源发挥出更大的价值来。

  小结,我们觉得生猪期货的推出,很可能未来十年,现在看是生猪产业大变局的开始,这是从0到1的变化,当然现在我们看到合约顺利交割之后,大家看到整个市场在利用后续的合约进行套保程度在逐步上升,这是非常好的信号,有时非洲猪瘟给行业带来两个层面变化,第一是生产层面,防疫的理念,装备的升级,包括疫苗的研发,这是非常深远的变化,我不是讲这个专题我也不专业,就不展开讲,大会上专业的技术人员比我讲得更好。第二我们觉得由于非洲猪瘟带来的超级猪周期,其实是使得我们这个行业变化加速了,去年我一直在给行业很多朋友讲这个观点,去年一头猪的利润是全年平均接近二千块,阶段性的一头猪要赚三千块,三千块是什么概念,三千块是正常年份利润的十倍,今年养一头猪赚了正常情况下十头猪的钱,所以很多事情发生非常快,行业集中度快速提升,在非洲猪瘟之前前十大企业集中在6%到7%,仅仅三四年期间一下变成12%、13%,我们相信未来肯定会往上走。第二产业链一体化的趋势出现一些雏形,包括我们包括其他企业都在做这方面的尝试。第三也是大家看到,由于这一轮的猪周期去年的高利润带来了大家,应该说突飞猛进的发展,成本分布的不规则,什么叫不规则?大家发现规模企业的成本相比于散户来说不再具有优势了,现在大家都在说规模企业,很多企业成本在18在20甚至更高,散户现金成本大概在14、15块这个水平线左右,相比于非洲猪瘟前成本和现在成本分布不一样,甚至导致大家对行业发展造成一些疑惑,这些规模企业掏这么多钱建这么多猪厂,把猪成本造成这么高,这也表达我们作为养猪企业的观点,这只是暂时的现象,现在不规则的状态很大程度由于高利润带来快速扩张,很多企业在一个阶段内规模上数量级,我们以前是一二百个,现在是一千个,必然带来管理上效率的损失,这是阶段性的现象,但是作为养猪企业我们认为行业的高质量发展背后一定是研发投入一定是装备的升级,一定是管理的提升,一定是人才梯队的建立,这些要素必不可少,一样阶段性的现象是去年高猪价带来突飞猛进,这是整个行业为此要付学费,这是正常的现象,我们觉得对未来还是充满信心和乐观。

  最后,我们表明一个态度,基于场内标准合约的活跃的交易,引发的场外各种业主的创新,我们觉得类似于股票市场的多层次市场建设,其实衍生品市场需要多市场的建设,一定是场内和场外结合,大家在里面根据自己业务需求和风险偏好做好自己风险管理,未来这块是大有可为的,所以我们希望包括我们牧原正在做的事情也是这样,积极参与这个市场,参与市场的交易参与市场的建设,我相信把市场做好所有参与方都是从中受益,这个结论大家不要怀疑。

  回应刚才第一句话,这个变化现在看可能不大,未来倒回来看今天这个事件可能就是一个巨大变化的开始,这是很深刻的变化,我们是这样理解,所以我们也在努力往前走,我们传统上是一个生产型养猪企业,我们需要学习的地方还很多,也欢迎行业内的朋友多跟我们交流,我们业务多合作、多创新,把这个市场建设得更好。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