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商品交易所

东北线第四天:现代农业提高大豆品质,结构调整无明显变化

来源:发布时间:2018年05月25日

东线第三组:杨璐琳,楚振建,刘生,李顶威,冯虹

  2018年5月24日,是大连商品交易所商所举办的2018年黑龙江春季大豆玉米考察活动进行第四天,气温较昨日有所回暖,在7度-15度之间,偶有绵绵细雨。我们东线考察团来到双鸭山市宝清县,该县地处黑龙江东北部、三江平原富硒核心区、北大荒核心区,拥有3个国营农场,是全国重要的商品粮生产基地、大豆商品供应基地、国家级现代化农业示范区。

  当日,正赶上宝清县的插秧节,我们参观了该地水稻播种现场,同时采访了宝清县的大豆收购和加工商、宝清县政府相关领导,就当地玉米的种植生长、种植意愿、大豆改种意愿等问题进行了深入的交流。

  一、宝清县银河豆业有限责任公司:高蛋白优质大豆受市场认可,大豆补贴政策较为迟滞

  宝清县银河豆业有限责任公司是双鸭市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创建于1996年,是集农产品收购、加工、仓储、贸易于一体的民营性综合企业。企业现有厂房5000平方米,生产车间3200平方米,并有自己的品牌“一颗抖”的杂粮产品。该企业有自己的种植基地,基地面积有6000多亩地,其中黄豆1000多亩地,玉米种植较少。主要是高蛋白大颗粒大豆,蛋白含量在44%左右。银河豆业总经理、杂粮协会会长沈怀忠先生介绍,该企业大豆销售方面分为生豆和熟豆,熟豆销售价格在5元/斤,生豆收购价格在一斤2.4元左右,销售到南方为一斤3.5-3.8元左右,销往全国一线城市超市并出口韩国和日本和东南亚,销售价格为5元/斤,市场需求还是比较稳定。

  沈先生表示,大豆补贴的政策下来有点晚,政策下来后,有部分农民改种大豆,较去年年增长15%左右,但是大部分还是愿意种玉米和水稻。

  

  二、宝清县政府: 大豆玉米种植结构较为稳定

  下午,我们随宝清县政府一行参观了该县的现代农业科技园、电子商务创业孵化基地,并与韩县长等领导进行座谈。该县总耕地面积300万亩,加上农场面积为717万亩。按照现有300万亩来看,2017年种植大豆面积为125万亩,总产量在200万吨左右,玉米为93万亩,总产量在51万吨左右。该地主要是水稻、大豆和玉米的种植地区,深加工企业较少。

  今年受国家提高大豆种植补贴的影响,预计大豆今年种植面积维持在100多万亩左右,加上农垦农场面积还要再翻一番,总产量在400多万吨。由于去年大豆的价格较低,玉米价格较前年较高,今年初期预计玉米的种植面积会增加,但是受大豆政策补贴的提振,大豆玉米种植结构较去年没有太大变化,大豆塔选价格在1.8-1.9元/斤。但是今年大豆种植补贴发布较为迟,农民已经备好种子施完化肥,如果政策早20天左右公布,今年大豆面积预计达到200万亩(除农场)。农民主要还是受短期的经济效益来决定种植品种,在大豆补贴下来之前,玉米虽然价格很低效益很低,但是每垧地还有2000-3000元的效益,加上大豆今年的需求明显减少,现在还有农民手头有大豆余量,没有人来收购大豆的影响下,更加不愿意种大豆。据了解,宝清县在早期水稻和玉米只有30万亩左右,剩下的300万亩都是种大豆,但是大豆的收益逐年下降,玉米、水稻利润较高,大豆种植面积大幅缩减。

  关于种植成本,由于粮价变化没有太大波动,今年地租成本较去年没有太大变化,旱田平均在5500元/晌,剩余农资费(种子、农药、化肥、人工机械等)用在3400-3500元/晌,较去年增加20%,补贴对农资费的影响比较大,农资费随着补贴的增加而增加,而地租相对来说较稳定。政府相关领导表示,还会通过现代化农业对种子的培育和研发提高农作物的单产从而降低成本。

   

  三、作物生长情况:土壤墒情良好,种植密度较大

  

积温带

采样地点

品种

垄台距(cm)

垄沟距(cm)

苗距(cm)

实际苗数(每垄3m)

苗高(cm )

土壤湿度

3

红兴隆丰源村

玉米

54

56

24

14

8

表层潮湿

3

红兴隆丰源村

玉米

52

55

23

13

8

表层潮湿

3

红兴隆丰源村

玉米

52

55

23

13

11

表层潮湿

平均

 

53

55

23

13

9

 

  

  今天我们在红兴隆丰源村采样,该地区主要是玉米和水稻种植区。很明显的看到,该地区玉米地与我们前三天采样地区相比,种植密度高,土壤经过深整地,土地更为黑和肥沃,加上宝清县耕地较迟被开发的优势,玉米长势更好。从昨日起黑龙江东北部有降雨,今日也有降雨,因此土壤墒情还是很好。

  

  四、总结

  宝清县作为国家级现代化农业示范区,我们很明显的发现,该片地区土壤经过深整地,玉米种植密度较大,墒情更好,加上该地天然的地理优势和农业现代化的开发,该地大豆和玉米质量较好。但是政府和企业都表示,国家今年大豆种植补贴和轮作补贴政策公布的比较迟,不利于农民改种大豆,因此种植结构较去年没有变化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