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商品交易所

西北线第一天:地租涨幅显著,局部地区旱情严重

来源:发布时间:2018年05月17日

西线第二组: 王晓慧、陈静、吴凡、李国强、肖锋波

  2017年黑龙江省种植结构调整效果显著,玉米价格上涨,种植效益较好,但这也给2018年种植结构的进一步调整增加了难度,为此2018年黑龙江省加大了大豆生产者补贴力度,鼓励农民玉米转种大豆。为了深入了解目前黑龙江省大豆玉米陈作余粮以及新作种植的实际情况,大商所组织了为期6天的春季考察,今天是考察的第一天,西线团队自哈尔滨出发,途径呼兰、巴彦、望奎来到绥化。先后调研了油脂压榨企业,大豆食品加工企业,随机采访了沿途农户,并对大豆、玉米地进行了抽样调查。考察的具体情况如下:

  一、哈尔滨市勤劳村农户

  我们在哈尔滨市周边村庄勤劳村随机采访了农户吴大爷,大爷表示今年天气干旱,4月30日玉米播种后至今未见降雨,目前出苗情况仅有50%,去年同期可达70%-80%,如果本周能够有充裕降雨,出苗情况会有改善,否则今年的单产水平堪忧。

  今年种植成本中仅有地租涨幅较大,去年租地成本5000元/垧,今年租地成本上涨至7000元/垧,其他种子、化肥、农药等成本较去年略有上涨。今年该地区大豆补贴可达3000元/垧,但由于补贴政策下达较晚,农民大多在3月份之前就完成了玉米种子的采购工作,因此该地区今年玉米转种大豆情况较少,仅有2户改种。目前该地区余粮很少,整个勤劳村大概有20-30万吨余粮,占比3-5%。

  玉米生长情况

  

  玉米种植成本(单位:元/亩)

  二、呼兰县关家窝堡农户

  我们在呼兰县关家窝堡随机采访了农户于大爷夫妇,呼兰区基本都种植玉米,尽管大豆补贴较高,但农民有两方面顾虑:其一,大豆单产明显低于玉米,单产差异巨大造成销售收入差异明显。其二,大豆补贴都是秋收后才会发放,农民觉得未来的事或有变数,有所顾虑。基于上述原因,于大爷认为即使大豆补贴较高,但仍不太愿意改种。

  关家窝堡地区由于去年玉米种植效益很好,今年地租涨幅显著,一垧地的租地成本高达10000元,去年租地成本仅有3000-4000元。种子,化肥价格也略有上涨。今年种植玉米总成本可达16000-17000元/垧,相较于去年8000-9000元/垧的种植成本,涨幅接近100%。另外,由于今年该地区春播时期干旱,出苗情况很不理想,目前出苗率仅有50%,去年同期可达90%,但于大爷也表示若本周有充足降雨,出苗情况或有改善,但整体来看玉米单产水平将低于去年。

  玉米生长情况

  

  玉米种植成本(单位:元/亩)

  

        三、黑龙江省八旗粮油有限公司

  八旗粮油有限公司位于黑龙江大豆之乡巴彦,公司2004年成立,采用独特的低温密闭冷榨技术榨油,保留大豆营养成分。该企业负责生产的于厂长向我们介绍,目前黑龙江省笨榨油企业很多,但规模和生产工艺以及卫生条件达到该企业标准的冷榨油厂屈指可数。

  该厂目前大豆加工量为18吨/天,全部为当年的非转基因新豆,主要通过贸易商采购黑龙江省三江地区大豆,运费120-140元/吨,大豆到厂家3600元/吨,也采用过一次俄罗斯进口的非转基因大豆,大豆到厂家3400元/吨,完全不采用国储陈豆。由于黑龙江地区大豆供给相对充裕,该企业大豆基本随采随用,目前尚未利用期货市场套期保值。

  受到工艺的限制,该厂大豆出油率仅有13%,但正因为如此,其豆粕含油率较高,豆粕销售有溢价,目前豆粕售价可达3300-3400元/吨,较进口大豆压榨豆粕溢价400-500元/吨,主要销售给乳猪料厂和药厂。该厂豆油直接小包装进入超市,销售市场辐射至全国,零售价14000元/吨,批发价12000元/吨。

  于厂长还介绍,今年巴彦地区大豆补贴可达每亩215元,但由于大豆单产低,周边农民还是更愿意种植玉米,最近两年周边地区大豆种植面积增幅有限,大多数农民对于政府补贴持观望态度,大豆种植面积显著增长尚需时间。

  四、巴彦县姚屯农户

  我们在巴彦县姚屯随机采访了一组农户,他们表示由于种植前期不知道大豆和玉米补贴政策的具体情况,考虑到单产优势,今年该地区农户基本都种植玉米。该地区目前旱情严重,4月29日种植玉米,至今未见降雨,玉米出苗率不足30%,去年同期出苗率已经达到100%。农户们表示如果本周再没有可观的降雨,那么将会把已经种植的玉米改种大豆,由于大豆生长周期较短,5月底前还有机会重新种植大豆。

  玉米生长情况

  五、绥化维维集团

  今天考察的最后一站我们来到了绥化维维集团,采访了该企业负责人李总,他向我们介绍:该厂是大商所交割库,库容18万吨,均为自有库,大豆交割库资格是2015年获批,玉米交割库资格是2017年获批。

  目前交割库中有:1万吨玉米,均为自有贸易粮;7万吨大豆,其中有3万吨自用,该企业收购的大豆主要是用于生产豆奶粉和豆浆粉,年产量1.5万吨。另外,李总还向我们介绍了该交割库的交割情况:一天最多入库量3500万吨,通常都是当地企业为卖方,买方均为交易所配对生成,去年大多配对给了给益海嘉里,大豆贴水180元/吨,玉米贴水198元/吨。另外,维维集团绥化厂区还有部分和中储粮合作的仓库,库容共计13万吨,目前库里都是玉米和水稻。

  对于未来的行情,李总的看法是:大豆,目前价格是价格洼地,未来价格看涨,企业也囤了一部分大豆。玉米,由于14、15年玉米质量较差,基本都用于深加工,而且今年深加工补助由去年的300元/吨,降至150元/吨,预计明年将会没有补贴,届时贸易商可以和深加工企业公平竞争,对未来的玉米价格也比较看好。

  关于今年大豆加工企业补贴300/吨,李总表示:补贴周期是3月底至6月底,而这段时期恰好是该企业的生产淡季,生产量只有20-30万吨,因此该项补贴对本企业的影响有限。

  六、结论

  1. 由于去年农民种植效益非常可观,因此今年地租成本显著提高,涨幅幅度从40%-180%不等,直接造成今年农民种植总成本增加。

  2.哈尔滨、绥化周边地区今年春播时期较为干旱,玉米出苗情况并不理想,若本周仍无有效降雨,预计该地区玉米单产会较去年有所下降。

  3.尽管今年国家给予农民的大豆种植补贴非常可观,但由于政策下达时间稍晚,同时农民也对补贴持观望态度,因此哈尔滨、绥化周边地区农户玉米转种大豆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