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商品交易所

主题演讲7:大宗商品产融结合的商业银行创新

来源:发布时间:2019年08月27日

  

  建设银行金融市场交易中心研究发展处处长 陆怡烽

  非常荣幸有机会参与机构大宗商品衍生品论坛。在我讲话之前,我想先破个题,交易所给我的题目是大宗商品产融结合的商业银行创新,实际上在破这个题的时候,我首先解释一下商业银行创新。大家都知道,中国建设银行是国有的商业银行,之前银行对大家意味着什么?一个是融资,一个是结算。涉及到大宗商品,最多涉及的是贸易融资。包括我们的交易部门,过去更多做的是我们内部运作自有的资金里来获取利润。所以商业银行的创新对我们来说,就是所有大宗商品产品可能都是我们需要创新的产品。

  第二个需要破的题是大宗商品的产融结合。大家已经谈了很多年了,2011年我开始做大宗商品的投入,就在讲产融结合。今天是机构衍生品的论坛,我不是说在座的金融机构和产业在衍生品上做一个融合,实际上对我们来说,特别是对商业银行来说,我们是基于衍生品和现货合在一起来做产融结合。和我们刚才前面发言的嘉宾不同的是,我们的职责在于为国家做好基础设施建设,这个基础设计是经营的基础,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把商业银行的基础设施做好,实际上包括公募基金,包括投行,他们的发展空间会更大。这是一个破题的概念。

  今天我分享的观点主要是三个。第一个,产融并重是当前大宗商品产融结合主流模式。这是立足于当前,未来是我们的第二个观点,大宗商品产融结合需要商业银行创新介入。我刚才已经说过,我们要做的是怎么样帮助大家参与到整个经营基础设施的建设,把我们的大宗商品的基础做扎实。第三点我要分享的观点是大宗商品的产融结合,我们商业银行已经开始做了,不仅仅是建行,包括工行、农行都有涉足,可能大家做的有所不同。

  观点一是产融并重是当前大宗商品产融结合的主流的模式。前面的第一点,也就是现有的大宗商品产融结合的模式有三种,从国际上来看,一种是以融控产,就是大型银行和金融机构直接涉足大宗商品实物交易。刚才谈到的高盛,摩根大通也好,高盛最近也要退出了。对我而言,不仅仅是因为需要创新,更多的是当前整个中国在互联网上的发展,涉及到一些去中心化,涉及到一些共性的概念,是没有跟上国际的,这是我们特别关注的一个内容。

  第二个是以产控融,之前的以融控产,我们目前还没有办法做,对以产控融来说,实际上中国已经有很多企业在做了。比如山东山金,五矿也有他们的资本,他们在做的就是参与金融业务的活动。现在为什么受到了限制?因为很多的金控公司有一些商业银行体系,他们熟悉金融运行的规律,但是没有经营体系、风险管控的系统,所以他们做的很多的事情,风险偏好相对偏浅,这种情况,国家已经关注到了,正在出相应的规定进行规范。从这个角度讲,他们的以产控融,也说明企业需要金融。对于金融来说,我们也需要企业,所以我们应该是共同地走向一个中间点。

  所以我们就看第三点产融并重, 银企合作或者产融合作的方式,我们可以引进一些互联网,一些平台思维,找到一个更好的结合点。看看我们能达到一个什么样的效果?现在这个情况,应该说还是没有成体系,据我们了解,很多企业已经做了相应的尝试,包括基于互联网、基于区块链票据,这些都是产融并重的结合的方式。但是这些远远不够,不是产业认为不够,也不是金融认为不够,更多的是国家认为不够。我这边带来2018年末-2019年初,国家12个部门共同发的一个文件,相信大家也应该看到了。也就是说,它是一个打造千亿级商品市场的一个指导意见。我可以把原文读给大家听,一个是要将发展平台经济作为流通高质量发展的一个重要的载体,由流通环节切入市场为中枢,构建平台生态体系。我强调一下生态,对各环节进行数字化重构,集聚生产、流通和服务资源,并利用市场力量进行优化配置,以海量数据资源推动平台,形成新的规模效应。

  主要是三大任务,第一个是构建平台生态,激发市场活力,鼓励商品市场发挥实体优势,适应数字经济发展要求。对交易的场景进行数字化的重构,推动商品的流通,构建以信用评价为核心的平台体系。第二大类是促进商产融合,根据农产品、工业品,生产资料的不同,提出侧重的发展的方向。农产品是产销对接,多渠道拓宽,工业品是市场化融合,更好地满足居民消费升级的多样化的个性化的需求。生产资料要向上下游延伸,更好地服务产业发展。第三大类是发挥集聚优势,推动协调发展。要推动跨行业,跨地域商品市场的互联互通,资源共享,推动区域市场一体化的建设,更好地落实和加强区域发展协作,统筹国际和国内市场,扎实推进国际采购贸易的政策。

  第一个观点,产融并重是当前大宗商品的产融结合的主流模式,是国家政策的一个大方向。从这一点来说,我们今天的第一个观点就非常的鲜明。

  我们的第二个观点,大宗商品产融结合需要商业银行创新介入。

  第一规模质量很大,过去十年的成交量的复合增速24%。2018年三大商品交易所累计成交30亿手,平均金额185亿元。

  第二是集市化交易,主要依托企业间的合作信用证,因为在座的都是金融机构,也有产业,大部分的产业不是熟人不做,因为不信任,我不知道你给我的货是不是我前面看到的。我们在做信贷的时候,很多企业拿着实物,拿着仓单质押,保留在某一个仓库里,后来发现这个货换了,查监控查出来了。所以这种市场环境实际上更多的是基于相互信任,基于熟人来做的一个贸易。在这种情况下很难成规模。

  第三个是实物周转慢。大家知道同样一批货,同样叫一个名字,比如说豆粕,豆粕有很多的级别,每个级别可能差几个升贴水,没有专业能力无法判断差异多大,这个估值还要由第三方机构来估值。同样的一批货,我需要换,如何补贴差价?很难借鉴。

  我们放在仓库里的仓单,除了交易所的标准仓单,其它的仓单一般都是企业认证、行业认证,从没有国家认证。因为没有国家认证,所以对于法律确权的争议解决难。如果在这样的实物的基础的情况下,标准没有,包括实物标准,仓储标准、物流保准、金融电子化的标准,都没有,我们的钱是不敢放的,因为这些不标准,所以每个人拿到的实物不愿意脱手,换了一批货,我也不知道。

  第四个是信息不对称。整个行业的资金交易,实物流转、分割,大量的中间贸易在利用信息优势,越是小品种,越是信息不对称。很多贸易商就利用这种信息不对称,在赚钱。如果每个人赚了自己的超额利润,一旦风险形成,是不是就应该自己去承受?所以这一点实际上整个企业来说,可能今天赚了钱,明天你就还回去了。

  这是整体上我们对大宗商品现货市场的一个判断。

  怎么样提高市场的风险能力?怎么样把金融的基础设施建设好?我们认为需要商业银行做创新的介入。这个PPT概括了我们所希望介入的方向或者说是我们的愿景。第一个是思维创新,首先思维要创新。十九大要求,金融要服务实体经济,这是社会责任。我们提出了一个新金融的概念。简单地说,过去金融机构都是利润最大化,追求的是金融产品的最大化,复杂性、高盈利、低风险,或者是高风险高收益。金融脱离实体经济,在中美贸易摩擦的时候可能受到的冲击会更大。所以新金融代表的更多的是要服务实体经济,履行社会责任。

  第二个是互联网思维,大家都知道整个互联网已经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改变了整体的经济形态。互联网对于我们意味着,一个是开放,一个是共享,最后达到生态,每个人都要无私地奉献自己的力量,每个人靠自己的专业和职业的能力共同构成一个和谐的生态。

  第三个是G端链接,B端赋能,C端突破。G端指政府,B端指企业,C端指个人客户,所以说我们的思维不换,没有办法转型。

  第二个创新是产品创新,有大量的中小微企业可以得到的金融产品很有限。对我们来说,我们提出的普惠金融,我们可以推一些中小微企业可以得到的金融产品。对产业链上的中小微企业的其它的产品,我如果配上,就可以一站式地满足中小微企业的整体的需求。可能大家不理解,什么叫其它产品,比如现在小微企业找银行融资,我的利率可能很低,我就通过咨询费再补收一点,现在都是政策不允许的。对应的中小微企业是不是有一些附加值?比如说一些单据的报税体系,比如一些进口的需求,是不是可以通过我们整体的一站式去满足?这样就涉及到怎么围绕大宗商品市场,把这些客户聚集起来,尽可能满足他们更多的需求。另外就是非标的产品,针对养猪的,养鸡的,是不是有不同的需求?不同的客户群体,定位不同。

  第三个是渠道创新。现在大家都知道,银行有柜面、自助设备、网上银行、手机银行,微信、APP等。一个产品基本上有一个渠道,两个渠道,不同的渠道能不能整合在一起?这是很难的一件事,好像商业银行的技术都没有做到。

  美国制裁华为,为什么美国害怕华为,华为推出了新的鸿蒙系统,不仅是手机系统,其可以布置智能家居,打通就是一个大的方向。不同的市场布局可以共同地参与平台,构建线上产业链,我们做投资不可能做过基金,不可能做过公募,不可能做过私募,我们做投行,商业银行也有投行。在这种情况下,谁的专业最强?就应该为市场做好相应的服务。更多的客户会选择你,也给你更大的压力,比如你一个基金先是两个亿,但是我要做到两百个亿,但是对应的专业模式是不同的,所以每个人用自己的专业共同服务市场。

  第三个是关于渠道创新的核心,怎么看待客户?过去我们银行都是单一地服务客户,我按照服务收你的钱,不考虑单一的客户,但是现在活不下去了,阿里巴巴不仅有客户进来,也有客户出去,但是人家越活越好,为什么?因为他是做流量的,而不是做客户的。今天你有流量了,以后怎么样让流量继续来?就是要做生态。我不知道大家是否玩过一个游戏?老虎机的游戏,就是一套生态链,如果把你这个平台构建起来,所有的资金、服务、交易都可以在这里产生。

  第四个创新是制度创新。如果要走这么一个基础设施,我们需要改变很多的东西,银行现有的授信体系需要线上化、数据化。产业客户,大宗商品的价格,交易敞口的估值要资金化。交易敞口也是钱,交易敞口和实物的价值是对冲的关系。我们需要把实物标准化,仓储标准化,金融服务标准化,我们要帮助国家建立起来完善的体系。更重要的是我们要共同推动国家法律体系的完善,信用体系的完善,打击违法行为。在城市的资本市场的建设中,国家已经开始注意了,我们大宗商品市场在之后就应该有更高的起点,需要所有的金融机构共同努力,才能顺利地完成。

  这是我要讲的第二个观点。

  第三个观点相对比较简单,就是我们现在的商业银行已经在做的或者想做的事情。一个是普惠贷款。我们希望以往的贷款公司切入到资金流、实物流,我们希望这些信息穿透起来,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