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商品交易所

农民日报:“农民收入保障计划”试点巡礼之二——这份保障让我们走上正轨了

来源:发布时间:2019年04月23日

  记者 孙鲁威

  2018年,大连商品交易所在总结连续三年“保险+期货”试点的基础上,为进一步落实中央一号文件关于稳步扩大试点的要求,推出了涵盖“保险+期货”、场外期权、基差收购等多种形式,期货公司、保险公司、银行等多类型金融机构共同参与的综合性“农民收入保障计划”试点,探索建立期货市场服务农民收入保障的整体框架。

  从“保险+期货”,到“农民收入保障计划”,覆盖更广,参与主体更多。去年试点了107个项目,是2017年32个试点的3倍多。以“保险+期货”为主模式的项目86个,以场外期权为主模式项目21个。试点总计涉及639.51万亩土地,覆盖了16个省区。农产品涉及玉米、大豆、鸡蛋等。有580个合作社和15.28万农户参与进来。总计为农民赔付约1.77亿元以上,总体赔付率约为72.35%。

  量变必然会带来质的飞跃。从分散试点到集中连片,从价格保险到收入保险,从地方被动接受到主体主动发声,从尝试参与到试图主导,从风险管理到资金支持,这是2018年“农民收入保障计划”试点形成的新局面。今年呢?由于有多年试点经验的积累加上稳量增收脱贫等需要,大家都在做着“推广”的计划。

  今年是个转折点。

  3月末和四月上旬,我们跟随大商所的回访组对黑龙江省的宝清、青冈,吉林省的洮南、东辽四个试点基地进行了实地走访。本篇是对青冈项目点参与者的实地访谈。

  3月28日,我们走进位于黑龙江省绥化市青冈县昌盛镇幸福村万发奎屯的沃土丰达现代农机专业合作社,觉得眼前一亮。没想到在这个贫困县这样一个年轻的合作社还能有这样的规模:50多台套先进机械设备,一座设备库,还有一座7000吨库容的粮仓,一座烘干塔。走进办公室,一看就知道是个管理规范的合作社,章程、流程、规划、荣誉展示得一清二楚。原来34岁的理事长仲维华虽然是本屯人,但他是个体育专业的硕士生,是返乡创业者。

  “为啥回家创业?”仲维华回答了我们的疑问:我们幸福村有1119户,人均只有3.3亩耕地,辈辈操劳但是变化甚微。2013年我研究室毕业后报考了青冈县特岗教师,发现大多数孩子都是留守儿童,不少孩子有心理问题。

  把他们的父母留在农村是解决孩子健康成长的根本问题,留下这批人就得靠发展农村经济。我想注册个合作社,但需要至少五户农民参与。我找人,但老农户都说我们不跟你干这事儿。“分种地,伙种瓜”,种地没法搭伙。我只好把我们本家仲姓、舅家单姓凑起来拿下了执照。我们用了3个月时间,跑出来720亩地,搞托管代耕。

  我们提出保障平均玉米产量1500斤/亩,但是保不了价格。昌盛镇是青冈县的小江南,保1500斤应该没问题。我们花8.6万购进了吉林康达公司的新产品:不用坐水的免耕播种机。我们就用这种设备干完720亩地,结果合作社赔了20多万。

  “赔在哪?”赔在新老技术交替过程中的观念转变上。厂家要求播种深度不能超过3公分。当时老农们都反对,说已经不坐水了还要浅播,那风一吹就干了,咋出苗?结果就播到了8公分深,果然就没出好苗。那年平均亩产不到1300斤。但是我们承诺老百姓的亩产1500斤的粮款还是如实兑现了,就这赔了20多万。

  但老百姓认识到了合作社的好处。第二年我们的面积达到4495亩。我们总结经验加上年景非常好,亩产达到1800多斤,高产地块上了2000斤。按照约定,在我们保证的1500斤以上,超出部分合作社得30%,农户70%。但我们为了扩大影响,那一年高产部分的收益也全都分给农户了。合作社的利润来自农户交的代耕费,每亩360元。

  2016年国家取消了玉米临储,老百姓陡然就不知道怎么卖粮了。2017年一度一元钱能买3斤玉米。每亩1500斤也就卖500元钱。去掉种植成本300多,就剩100多元钱了。那时我们就想,要由合作社来进行玉米烘干、销售,帮农民卖个好价钱。2017年托管面积达到9980亩,但我们碰到问题了。

  问题就在托管上。代耕土地的地权和粮权都不是合作社的。合作社只能耕种,不能卖粮。合作社要发展不能停留在代耕上,一定要流转,什么时间卖粮由合作社说了算。合作社成为耕地经营主体才能实现带领农户稳定增收的目的。

  怎么样推动土地流转?我在发展合作社的过程中,先后被评上县人大代表、市人大代表和省人大代表,得到各级领导的关心。我们县长和省供销社主任王本庭都推荐“保险+期货”试点,希望我们能参与进去。后来我们就参与了省合作社郭总支持的试点项目,把流转的26667亩全部参保。

  价格不稳定,产量没预期,这是农民的“两怕”。这个项目真是不错,瞄准的就是农民的这两个痛点。去年恰恰春天播种完一直到6月20日没下雨。种植水平再高,干旱不出苗谁也没办法。而9月份又一直在下雨,有的低洼地块几千亩地绝产。这个项目保证了种粮基本收益。合作社替农户出了20多万的保费,最后获得472万元的理赔。这样,今年经营面积扩大到5万亩,有流转,有托管,也有整村推进的,还有5万亩低洼地也等着准备种黄豆。

  我们希望在种地之前就把粮食通过订单卖出去,在成本之上有利润就可以了。我们的体量确实太小了,5万亩玉米也就是4万吨产量。一般终端客户订单都是十几万、几十万吨,咱满足不了大企业的需求。但如果我们的订单订给粮贸公司,七八月份交粮,这我们是能做到的。去年通过郭总,投保的2万吨都订给了供销禾丰饲料厂,实现了合作社订单售粮的突破。

  郭总是黑龙江省供销社泰和丰农业供应链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郭涛,去年他是第一次代表省供销社牵头“农民收入保障计划”试点项目。据他介绍,黑龙江省供销社是全省为农服务主渠道,拥有规模庞大且体系完备的测土配方服务系统、农资服务系统和粮食购销系统,目前正在规划全产业链为农服务新模式。2018年由永安期货联合人保财险、泰和丰在青冈县开展玉米“收入保险+订单农业”试点。参保主体为沃土丰达合作社的210个农户。泰和丰公司与农户签订了以玉米1901合约为基准、基差为-160元/吨的基差收购合同。

  试点项目保障收入为1362.75元/亩,目标价格为1817元/吨,目标产量0.75吨/亩,总保费为223.49万元,即83.81元/亩,农民自担保费22.35万元。玉米1901合约9月15日-10月15日收盘价算数平均价为1867.27元/吨。,实际测产为0.635吨/亩,算得秋后农民实际收入为1185.72元/亩,最终赔付472万元。试点农户通过基差点价的形式以1704元/吨的价格将部分玉米销售给泰和丰,泰和丰承担粮食收割和运输,折合农民以1740元/吨售粮,比当时现货价直接售粮高出20元/吨左右,实现了稳渠道,稳价格。

  由于青冈县是国家级贫困县,该地区生态环境脆弱,减产减收风险大,因此保险产品设计为保障玉米区域产量和价格的收入保险产品。合作社与泰和丰公司签订玉米订单基差销售合同。在约定日期内,农户可以指定任意一天玉米1901合约价格确定试点价格,按照期货价格+基差确定实际玉米销售价格。12 月19 日,合作社将2万吨玉米按照1864元/吨期货价格进行点价销售,同时协定调整基差为-160元/吨,确定玉米销售价格为1704元/吨。如果玉米实际销售时市场价格高于基差点价价格,收粮企业会弥补农户一定的售粮差价。合作社最终得到了产量和价格双保险。

  项目的创新在于通过产融结合,稳定了种植收入,也稳定了合作社发展。根据沃土丰达合作社机械化程度较高,玉米种植产量高于区域平均产量的特点,项目突破了收入保险中只保障区域历史平均产量的限制,为该合作社量身定制了个性化种植收入保险。通过保障合作社自身的历史平均产量并以期货价格为定价基准,满足了合作社的风险管理需求。订单合同中采用期货基差点价的方式,改变传统一口价定价方式中双方的博弈关系,这种透明的产销关系,共赢的合作模式,让合作社发展信心倍增。仲维华想在合作社高高的深灰色墙壁上写上标语,比如:藏粮于地,藏粮于技,藏粮于社。

  郭涛说,这个试点项目最直接的效果就是推动了合作社的规模经营,而合作社实现规模经营又是供销社所乐见的。黑龙江省供销社1949年之前就成立了,目前有19家粮库,总库容420万吨,2015年开始承担国储粮任务,成为黑龙江省第二储备大户。下属企业151家企业,达到150万吨的粮食加工能力。省农投公司成立后,下一步要与供销社合作,把粮食收储做到千万吨级。我们希望加快“保险+期货”试点的推广步伐。省供销社主任王本庭在省人大会期间提交了“大力推广‘保险+期货+订单’助农服务项目”的提案。提出2019年省供销社将依托各市县供销社体系推广“保险+期货+订单”助农服务项目。建议省政府支持,安排补贴资金。初步计划今年推广到100万亩左右,目前已经落实了30%—40%。

  现在的难点,一是政府出资难。地方政府的财政资金怎么拨,没有依据。目前协商的办法是贫困户由地方政府扶贫资金承担,非贫困户只能是农民自担。二是订单执行难。卖方市场的时候,农民可能会违约。粮食没出手,风险依然在。贸易公司的后端处理要保障可以通过期货市场交割或者与终端加工企业稳定对接。

  在我们采访的过程中,郭涛不断接听基层供销社与合作社的电话,都是咨询项目进展的。大家都想第一批进入推广名单,他们看上的就是供销社的服务站位与经营能力。他说,项目试点时期是期货公司和保险公司做项目推动主体,但他们并不具备落地的能力。供销社参与推广后意义就不同了,供销社既有政府职能,又有市场化手段,更有151家企业,可以直接操作订单。目前,省供销社与省内保险、期货行业组织了一个联盟,已有13家期货公司、4家保险公司加入,提出今年要县、镇、乡、村整体推进。

  郭涛认为,项目本身的设计要根据推广需要进行调整,比如订单,要在种植前就确定下来;再比如资金问题,包括保费补贴和贷款配套问题,都应该确立制度。合作社土地流转规模越大,越需要制度保障。改革开放四十年,我国农业发展比较慢就是市场化的财政与金融支持、保障不足。现在到了一个关键节点上了。像仲维华这样的合作社国家再不给他提供保障,他也支撑不了太久。

  仲维华说,因为去年试点的成功,今年合作社理事会决定要扩大面积,要翻倍,要做两个5万亩,还想把沃土丰达做成一个合作联社,把订单做得更大。但目前的制约就是资金问题。流转5万亩地需要2000多万元流转金,至少能先为此建立一套贷款申报流程,比如合作社先报流转计划——农业担保公司出具担保函——银行拨款——合作社在规定时间内提交流转合同,而不是相反。有些农户由于等不及合作社走程序,把地低价流转了,妨碍了连片规模经营。

  仲维华现在很想去给大商所送面锦旗。他说,是大商所的不懈努力和持续推动,让我们知道了传统农业怎样才能变成我们年轻人的职业,中国农业怎样才能在市场化中稳健发展。农民不需要挣多少钱,只希望能平稳持续地发展,这是最好的。我们这些年一直都不敢扩大流转规模,怕自然风险,但更怕遇到2016年那样的价格大跌。从现在开始,我们要坚持参与“保险+期货”,但也能理解改革有一个过程,就像我们从托管到流转这样的发展过程。现在应该说,我们走上正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