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商品交易所

农民日报:“农民收入保障计划”试点巡礼之一——二次点价这种方法太好啦

来源:发布时间:2019年04月23日

  记者 孙鲁威

  2018年,大连商品交易所在总结连续三年“保险+期货”试点的基础上,为进一步落实中央一号文件关于稳步扩大试点的要求,推出了涵盖“保险+期货”、场外期权、基差收购等多种形式,期货公司、保险公司、银行等多类型金融机构共同参与的综合性“农民收入保障计划”试点,探索建立期货市场服务农民收入保障的整体框架。

  从“保险+期货”,到“农民收入保障计划”,覆盖更广,参与主体更多。去年试点了107个项目,是2017年32个试点的3倍多。以“保险+期货”为主模式的项目86个,以场外期权为主模式项目21个。试点总计涉及639.51万亩土地,覆盖了16个省区。农产品涉及玉米、大豆、鸡蛋等。有580个合作社和15.28万农户参与进来。总计为农民赔付约1.77亿元以上,总体赔付率约为72.35%。

  量变必然会带来质的飞跃。从分散试点到集中连片,从价格保险到收入保险,从地方被动接受到主体主动发声,从尝试参与到试图主导,从风险管理到资金支持,这是2018年“农民收入保障计划”试点形成的新局面。今年呢?由于有多年试点经验的积累加上稳量增收脱贫等需要,大家都在做着“推广”的计划。

  今年是个转折点。

  3月末和四月上旬,我们跟随大商所的回访组对黑龙江省的宝清、青冈,吉林省的洮南、东辽四个试点基地进行了实地走访。本篇是对宝清项目点参与者的实地访谈。

  我一见他就问:“你是农民吗?”他笑着说:“我是农民呀”。

  为什么这么问,是因为不相信一个农民能干这么大的事儿。他把身份证递给我:“1973年出生,黑龙江省宝清县夹信子镇徐马村1组19-9号”。3月26日,我们从哈尔滨驱车向东6个多小时来到三江平原中南部。这里也是黑龙江农垦红兴隆管理局所在地。辖区面积9650平方公里,其中耕地48万公顷,是黑龙江玉米的重要主产区,产区玉米单产高达10-13吨/公顷,接近中国玉米平均单产(5.8吨/公顷)的两倍。

  黄建华不是农垦职工,但他18岁就开始做“粮贩子”。他就是个“粮食之子”。如今他有一个合作社,一个公司,今年流转托管土地50万亩。我们看到了合作社与公司发展从今年开始的五年规划,非常宏伟。但是没有2018年他参与的“农民收入保障计划”试点,这个规划不会摆在人们面前。

  宝清县弘丰谷物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是2014年3月18日注册成立的,注册资金5000万元。现有社员2011人,辐射带动周边1918户农户。合作社组织机构健全,设有社员服务部、综合部、财务部、农技部、资金互助部、市场运营部。合作社实行县、乡、村三级管理,县总社下面有包乡经理,村代办业务员。现有工作人员148人,其中县总社工作人员24人,乡镇经理10人、村级代办员114人。配备了农机科普服务队,为社员提供“种、产、销”一站式服务,覆盖耕地面积52万亩,其中玉米种植面积46.2万亩,水稻种植面积5.8万亩。社员遍及全县10个乡镇,114个村屯。

  说实话,以上资料是黄建华聘请一家公司给他整理出来的,他极不善言辞。次日晨,我们来到了合作社在宝清县宝清镇时代新城3号门市的总社办公区,这时的黄建华才活跃了一些。这个使用面积1200平方米的办公场所是黄建华自己投资的。有办公区域、培训教室和生资及产品展厅两部分。资料上写着,通过合作社的培训与服务,社员的科技种田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社员种植的玉米田亩平均增产75.2斤,增幅5.64%,最高达20%以上,实现玉米亩产吨粮,水稻亩产高达1433斤。社员户均种植240亩,增产粮食18048斤,增收万余元。

  合作社的五年规划是,通过五年的引领与推广,实现连片种植,打造独特商业模式,走订单农业、品牌农业发展之路。到2023年,弘丰合作社订单面积100万亩,连片面积不低于20万亩,同时连片地种、肥、药及农机作业全部由弘丰合作社提供;计划土地托管5万亩(玉米吨粮田),即合作社托管散户土地再委托大户种植,建立收益保障制度;绿色水稻种植2万亩、有机种植面积5000亩;孵化年收入10万元以上的新型职业农民500个。

  不到实地对这个规划还是将信将疑。我们驱车来到了宝清县红兴隆五九七农场境内。在双鸭山双柳站1600米的铁路延线旁,聚集着中粮等数家粮食收储企业。属于黄建华的黑龙江红兴隆农垦宝华粮贸有限公司占地面积达到21万㎡,储粮仓房18栋,自有总仓容52万吨。千吨烘干塔两座。各种收、储、调设备460多台套。公司目前管理了临储玉米55.6万吨,政策性稻谷22.4万吨,共管理政策性粮食78万吨。宝华公司与黑铁集团宝清公司深度合作,使宝清站扭亏为盈。2018年宝清站总运量为67万吨,其中45万吨是宝华公司的粮食,占了宝清站总运量的67%。库区北侧还有一大片空地,据说是下一步马上要开展的农资回流业务,就是粮食运出去,农资运进来。黄建华说,这种模式又能为合作社节省一大笔投入成本。

  这一下我们真是惊呆了,也信服了。

  经营这么大的一个摊子,黄建华得有多大的能量和多大的压力呀?但他一直是面带微笑,“没事儿,有北大荒呢。”他介绍,从搞合作社起就一直在找合作企业拿订单。与中粮集团签了两三年,每年都是5万吨。去年与北大荒合作搞“保险+期货”试点很成功,今年要签30万吨,覆盖50万亩,占全县耕地1/7。中粮与北大荒的收购价格都是随行就市,但是去年北大荒试点的订单模式里有保险+期货。“我们也不懂,但是我们增收了。”

  27岁的万祥伟和37岁的马俊来自七一村,交谈中获悉,七一村有300晌耕地,100余农户。现在土地都流转到20个大户手中了,每个大户二三十晌。现在这20个大户都加入了合作社。他们说,这与粮食好卖了有关。去年虽然签了保价合同,但最后农民卖的价格是随行就市1600元/吨的高价出手的,并且最后还拿了二次点价的“额外收入”42元/吨。感觉特别好。现在种粮心里有底了,敢种了。虽然农户也都投了不少人寿之类的保险,但是最信任的还是北大荒这份保险,为啥?“因为北大荒直接收粮呀。”

  北大荒粮食集团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王献东给我们介绍了他们的模式。2018年在“农民收入保障计划”试点中,他们将“订单”与“保险+期货”相结合,让基差定价与含权贸易相辅相成,设计出了“订单农业+保险+期货(权)”模式。这个模式就等于给“订单”上了“保险”,给农民一个保底价;再就是给了农民一个二次点价的权利,农民仍能享受卖粮后的一段时间内价格上涨的收益。该模式让农民不必再纠结粮食价格卖前跌卖后涨的问题了,实现了踏踏实实地种地卖粮。

  实际操作过程中,北大荒粮食集团在2018年5-6月便与农民及合作社签订了“订单”,根据当时玉米1901合约价格,确定保底收购价为1520元/吨,并约定秋粮上市后,农民将玉米送至北大荒指定仓库,按照玉米1901合约价格减320元基差进行第一次点价,北大荒将综合考虑保底价、点价的具体价格情况,以及粮食质量等因素,帮助农户以较高价格预先售粮。

  自农民售粮起的一个月内,农民拥有第二次选择更高价格的机会。这份订单协议对农民售粮也不是死约束。如果在秋收时,订单协议确定的价格对农民没有吸引力,农民可以选择自由销售。2018年9月末至10月末,合作社组织农户陆续将3万吨粮销售给北大荒粮食集团,以1581.71元/吨获得了第一次结算粮款。2018年11月,在北大荒的指导下,农民及合作社二次点价,每吨又额外获得了13.13元的收入。这个二次点价的实现主要是秋季收粮时市场对玉米行情的判断较为乐观,北大荒就替农户向期货公司购买了场外看涨期权,期货公司再在场内对冲。二次点价这个机会就是看涨期权发挥的作用。

  北大荒粮食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大全给我们做了全面介绍:去年北大荒粮食集团共参与了大商所三个“保险+期货”试点项目,都围绕当地农民基差售粮安排了科学的风险管理方案。试点农民卖粮时恰逢市场价高于目标价,主险未产生赔付,但农户都通过“二次点价”获得了收益。以基差收粮的方式探索多种多样的风险化解新策略,这对于我们来说是在“农民收入保障”框架下的一次创新尝试。

  面对庞大复杂的粮食储备体系,面对层级多样的企业管理体系,北大荒粮食集团2017年开始尝试“两端一体化”、“双控一服务”,上游生产端尝试着用订单农业、集团贸易对接新型农业合作组织,下游销售端与粮食银行业务对接,用基差贸易模式来调整产业链利益关系,效果非常好。2019年计划把这种模式扩大到100万亩。因为北大荒粮食集团国内贸易量有900多万吨,其中政策粮储备最高时达到600余万吨。未来的北大荒粮食平台是这样的:粮食直接嫁接到终端深加工客户及饲料客户;农民交粮后拿走的是质优价廉的投入品和粮食差价,享受二次点价的增收过程;企业通过期货市场等现代风险管理手段保障各方利益。

  核心的环节就是要做出一个降成本的过程。去年试点的亮点是我们替农户向期货公司买了看涨期权,实现了二次点价。保护价其实就是基差价加上一个玉米场内期权。基差是变动的,但是基差再加期权,就是承诺了。为什么要买期权呢?期权和期货的区别在于,如果期货价格下跌,我们承诺的1520元/吨就起作用了。而买期权,“价格下跌我有收益,上涨我没有亏损。期权保障了价格下跌时企业不受损失。”大商所玉米期权这个新工具很给力。

  我们这个模式最大的好处是订单农业可以真正做起来了。过去粮食只要交到国库,好坏一个价。现在的订单是优质粮,优质优价,促进了由增量向提质转变,企业也进入了良性发展轨道:稳定了粮源,有了降成本过程,增加了客户黏性。我们可以跟客户签订远期合同了。因为现在地里面种什么东西我清楚,通过期货对锁,价格、品种、品质全面锁上了,真正实现了远期销售。我们的客户也越来越稳定。从去年开始,我们根据客户需求也在尝试做有机农业,对接高端需求。刘大全说。

  为什么今年只做100万亩?因为100万亩预计权利金就是3000万元。谁出这笔钱?这是关键。北大荒是全国乃至全世界最大的农地运营商,是唯一触及到种植端的央企,是最适合搞产业化,搞基差贸易的。现在急需政策支持体系的完善,尤其是风险管理体系需要制度重构。这也需要不断探路。今年我们要扩大基差+期权的订单采购与销售两个试点。采购业务试点对象为合作社与农村新型合作组织。销售业务试点对象为饲料企业与深加工企业,规模为30万吨。

  王献东在去年的整个操作过程中不断根据实际情况调整执行方案。为什么能做到?他说,因为我们有这个体量去运作。二次点价对于北大荒农民很重要。由于北大荒面积太大,产量评估成本很大。目前我们做价格险更容易操作,期权运作又特别适合我们这样的企业。我们通过订单可以把农民的粮食纳入到我们的系统中来管理,我们来帮助农民实现最佳结构的收益。

  黄建华特别高兴。他说他做了这么多年合作社,一直想把农民绑在一起,最愁的就是如何兑现给农民的承诺:“你进来后我保证你不赔钱能增收。”二次点价之后,他对王献东说:“你这种方法太好啦。”他现在放手去投入,一方面扩大合作范围,一方面提升经营能力。这反过来又给王献东很大鼓舞。王献东说,我觉得基层干部一直在摸索规避价格风险的手段,正好我们也欠缺对粮源的有效控制。现在,农民卖粮的时候说第一个卖给我,我们的目的就达到了。

  黄建华说,去年合作社农户通过试点项目获得好效果,今年不少种植大户表示要参加。“去年让他们买‘保险’时,他们1分钱保费也不愿出,都是合作社垫付的。今年农户们都表示愿出10元/吨的保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