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商品交易所

半岛晨报:腾飞星海湾

来源:发布时间:2019年08月19日

  2018年5月4日9时,大连星海广场期货大厦2楼交易大厅铜锣敲响。大连商品交易所(以下简称大商所)铁矿石期货正式引入境外交易者,我国首个已上市期货品种实现对外开放。在国际大宗商品领域,期货价格是国际贸易定价的重要参考。随着我国期货市场的对外开放,“中国价格”“中国规则”将更好地服务全球贸易,为全球市场参与者提供有效的定价和避险工具。发挥期货功能、服务全球贸易……这一切,早在26年前便在大连埋下伏笔。

  破冰:一“颗”大豆叩开期货市场大门

  姜丽华时任大连市物资局副局长,她记得上世纪80年代末,随着价格改革的推进,国家经济体制也开始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期货市场这个新生事物逐渐浮出水面。1990年10月12日,中国郑州粮食批发市场开业,标志着我国第一个商品期货市场开始起步。

  1992年起,大连开始筹建大商所。没有人、没有钱、没有场地,同时又是一个全新的领域,姜丽华所在的筹备小组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当时筹备组都是‘临时工’,工资还是原单位发的。”姜丽华说,没有人才,他们就公开招聘,从上千人中筛选出32人;没有场地,就从别的单位借;没有规则,就穿着借来的红马甲,去别的交易所一张一张把交易界面画下来;没有系统,三位技术人员一个月不回家编写出整个期货市场最快的系统……

  1993年11月18日,大商所鸣锣开市。

  大商所成立的第一年,成交期货合约15万手,金额21.08亿元,会员27个。交易品种主要是玉米、大豆、大米、绿豆、豆粕和红小豆等农产品。“我们当时把大商所定位为区域性农产品交易所。”姜丽华说,东北是我国重要的农产品生产地,大连又有独特的地理优势,正因如此,大商所从农产品入手开市。

  在这个定位中,大豆有着极为特殊的作用。

  值得注意的是,期货市场的火爆也引发了不少问题,1993年、1998年,我国先后两次清理整顿期货市场,从最初的50多家撤并保留最终只剩3家,大商所位居其一。经历清理整顿的期货市场陷入一片萧条,仅有6个品种有成交。这其间,大商所的大豆期货撑起期货市场的半壁江山,2001年一个品种的成交量占全市场的63%,“一豆独大”成为中国期货萧条中的一抹亮色。

  清理整顿之后的期货市场逐步进入稳健发展阶段。随之而来的是一系列农产品期货布局:2000年,豆粕期货上市,成为我国期货市场清理整顿后推出的首个品种;2004年玉米期货恢复上市;2006年豆油期货上市,大商所建成全国首个完整产业链期货品种体系,成为我国农产品期货交易中心。截至目前,大商所的豆粕、玉米、棕榈油、豆油、玉米淀粉等交易品种位列全球农产品衍生品成交量前十位。

  量的积淀带来质的突破。2017年3月31日,我国首个商品期权——豆粕期货期权合约在大商所挂牌上市,结束了我国商品衍生品市场只有单一期货功能的历史,步入多元发展的新阶段。

  己任:“期货业务”走进了田间地头

  2003年11月15日,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头条以《黑龙江:把脉期市、抢占商机》为题,报道了黑龙江省根据大豆期货价格保障农民收益的事情。这条新闻缘起于大商所时任总经理朱玉辰写的一封信。

  “当时期货市场大豆价格是1.05元/斤,很快涨至1.25元/斤,创10年新高,而东北黑龙江当地大豆收购价格是0.9元/斤,农民收益严重脱离了市场价格。”大商所行政公司副总经理王莉莉说,彼时,朱玉辰正在黑龙江的田间地头做调研,看到这个情况非常着急,立即给黑龙江政府写了一封信。产区大豆收购价迅速与市场对接,持续上调,农民把握住了大豆价格这次行情,将大豆卖出了好价钱。

  2005年,大商所成立东北办事处,启动“千村万户”市场服务工程,探索服务“三农”路径。王莉莉记得,当时深入农村做培训,他们就坐在农民家里的炕头上,一户一户地走,为农民讲解期货知识。最让王莉莉欣慰的是,每当粮食卖出好价格,她总是收到农民朋友打来的电话,那几年每年第一个拜年电话都是来自参加“千村万户”工程的农民朋友们。“在吉林省吉林市,有粮商周六到一位农民家里收玉米,院子里面有一个牌子,牌子上写的‘今天是周六,不卖粮’。粮商很奇怪。后来该农民告知,周六大商所不开盘,粮食没法卖。”王莉莉说。

  2015年,大商所再次聚焦“三农”问题,联合期货公司首创“保险+期货”的新模式,为农业生产提供保障,通过期货市场管理价格波动风险。让农民从看天吃饭到看期货卖粮,走进田间地头的大商所似乎有些“不务正业”,与人们通常理解的期货交易所形象大相径庭,而在大商所总经理王凤海看来,这是期货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重要体现。

  “期货市场本身的主要功能就是风险管理。作为商品期货交易所,我们理所应当担负起服务‘三农’的责任。市场波动风险加大,如何保护农民的生产积极性成为迫切需要解决的国计民生问题。”王凤海说,2016年,“保险+期货”被正式写入中央一号文件,此后连续多年被继续写入中央一号文件及国家农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探索“订单农业+保险+期货”试点;2019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扩大“保险+期货”试点。

  2018年,大商所在“保险+期货”试点的基础上,推出了涵盖“保险+期货”、场外期权、基差收购等多种形式,期货公司、保险公司、银行等多类型金融机构共同参与的、综合性“农民收入保障计划”,开展的107个试点项目涉及639.51万亩土地,覆盖黑龙江、吉林、辽宁、内蒙古、安徽、河南、河北、山东等16个省区,服务了约580个合作社、15.28万农户,为农民赔付约1.8亿元。

  家国:“中国价格”从大连出发服务全球

  在2017夏季达沃斯年会上,经济学家李稻葵针对人民币国际化的问题这样说:未来,人民币在全球贸易中的定价权将不断上升,且随着人民币汇率趋稳后,金融交易将进一步上升。人民币国际化已经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

  在2018年世界交易所大会上,大商所党委书记、理事长李正强发表主题演讲,他讲道:作为全球大宗商品生产、贸易、流通和消费大国,中国的交易所有责任、有义务为全球市场提供公开透明的‘中国价格’,推动国际大宗商品贸易朝着更加合理、更加均衡的方向发展。

  在2019夏季达沃斯年会中,由大商所提议举办的“塑造中国未来金融业”主题分论坛上,人民币国际化再度成为焦点。在展望2030年中国金融业时,经济学家朱民表示,希望能够看到人民币实现国际化,人民币成为世界上排名前三的主要货币之一。

  坐在朱民身边的李正强说,我国期货市场对外开放后,境外和中国的交易者在中国期货市场上共同交易、形成以人民币计价的大宗商品期货价格。中国期货价格作为国际贸易的定价依据后,国际贸易企业可以用期货价格和海外机构进行交易和谈判,进一步推动人民币国际化。

  家国情怀溢于言表。

  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经济的增长对世界经济的发展举足轻重,中国因素成为全世界大宗商品市场和金融商品市场价格变动的重要因素。中国期货市场创始人之一、经济学家常清说,要加快期货市场对外开放步伐,建立国际性定价中心,形成“中国价格”“中国规则”“中国声音”。

  在星海湾,240多米高的期货大厦,眺望海岸。这座大连第二高楼的2楼是一个巨大的交易厅,在25米长的大屏幕上,十余个期货品种的价格实时滚动着,越来越多的价格信息从这里发出去,汇聚成为世界公认的“中国价格”。

  大商所从农产品期货起步,1993年成立后很长一段时间,上市品种只有农产品期货,直到2007年,才上市了首个工业品——线型低密度聚乙烯期货。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在视察大商所期间,嘱托大商所“要脚踏实地,大胆探索,努力走出一条成功之路”。此后,大商所步入发展快车道,如今累计上市17个商品期货品种。2017年豆粕期权上市,2018年铁矿石期货引入境外交易者和商品互换业务上线,从单一到多元,从封闭到开放,大商所见证了中国期货市场从小到大、从大到强的发展历程。   半岛晨报、39度视频首席记者王博文

  TA年鉴

  1993年   护航大商所启程

  我是大商所创始人、首任总裁姜丽华,我至今还清楚地记得大商所开业的那天,大雪纷飞,狂风乱舞。当时我心想,这是否预示着未来的道路上,年轻的交易所将一路风雨兼程?又想,瑞雪兆丰年,是否也预示着风雨过后的喜悦和丰收?

  我们初选的品种有玉米、大豆、大米、绿豆、豆粕、红小豆等农产品,与大型粮商以及农户的需求对接,增加信用保险力度,成为了我们创业初期的宗旨。

  如今,从一个农产品交易所转变为一个综合性交易所,由中国东北区域性交易所转变为在全国及国际市场上具有影响力的交易所,大商所完成了“两个转变”。